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1994年第12期,总第189期——文事近录



  人文精神失落了吗
  
  一九九四年第五期《东方》发表王蒙的《人文精神问题偶感》。针对关于“人文精神失落”问题的讨论,他提出:“是市场经济诱发了悲凉的失落感,是向钱看的实利主义成了我们道德沦丧、世风日下的根源了么?如果现在是‘失落’了,那么请问在‘失落’之前,我们的人文精神处于什么态势呢?”王蒙认为,人文精神可假定为一种对人的关注,这种关注本来是包括了对于改善人的物质生活条件的关注的。计划经济是一种伪人文精神,它实质上是用假想的“大写的人”的乌托邦来无视、抹杀人的欲望和需求。可能由于近现代中国社会矛盾的尖锐性,阶级斗争、党派斗争与政治斗争特别是军事斗争的残酷性,由于广大农民的革命参与及革命主力军的作用,也可能还因为中国特有的把人伦的“伦”看得比人还要重的文化传统,与人有关的许多说法,诸如人道主义、人性论与人情味,常被视为假仁假义的糊涂和混账。王蒙认为:“一个未曾拥有过的东西,怎么可能失落呢?我们可以或者也许应该寻找人文精神,探讨人文精神,努力争取源于欧洲的人文精神与中国的文化传统与实际生活相结合,结出中国式的人文精神之果,却不大可能哀叹人文精神的‘失落’。流行歌曲唱道:‘不在乎天长地久,只需要曾经拥有。’因为考虑是否天长地久的前提必须是曾经拥有。难道我们要改词唱道:‘即使从未拥有,也得天长地久吗?’”
  王蒙认为,一些朋友关注的人文精神可能是特指一种文化精神,他们所大呼失落是因为在经济生活空前搞活了的同时文化有相对被忽视的现象。发展文化的责任是整个社会的,政府、企业、社会团体和文化人自身都有自己的责任与能力。“一方面大模大样地张扬学术文化和艺术的尊严与独立品格,一方面不断要求奶娘为自己输血输奶,喂糖打气,这不是有点不可思议么?”很难断言市场正在吞噬高雅的或严肃的文化事业,市场是搞活的途径,活了才能发展经济、发展教育和文化。寻找或建立一种中国式的人文精神的前提是对于人的承认,对人的存在的承认,在市场经济开始发展的今天,一些人文学者强调一下人文精神本是好事,有助于改善社会生活、精神生活“生态平衡”,制约与补充日益务实化乃至逐利化的精神状态,但需要的是道德或文化品味的建设。
  镜城中的文化定位
  
  《钟山》一九九四年第五期发表戴锦华的《镜城一隅》,论述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的文化状态,戴锦华认为,整个八十年代,中国知识界在进步/循环、救亡/启蒙、世界(西方)/民族(东方、中国)、时间/空间的系列二项对立式中组织起“中国走向世界”的历史与现实叙事,以不断增殖的语词渲染着浸透了狂喜的忧患意识。然而九十年代,在失落了历史命名的重要参照的同时,知识界失落了自我指认与命名的前提。戴锦华认为,九十年代初的中国文化界,经历着一个王朔、或《一点正经也没有》、或《编辑部的故事》式滔滔不绝的失语状态,这一过程悄然完成着由八十年代的政治、文化拯救理想,朝向九十年代经济奇迹和物质/经济拯救的现实与话语转换。实用主义与重商主义的社会现实,使市场成了一个重要的、不复匿名的参数。“文化”市场远比政治权力机制更为有力、深刻地摧毁了精英文化的防线与阵地。戴锦华引用陈平原的描述:“‘他们’或许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觉到金钱的巨大压力,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意识到自身的无足轻重。此前那种先知先觉的导师心态,真理在手的优越感,以及因遭受政治迫害而产生的悲壮情怀,在商品流通中变得一钱不值。于是,现代中国的唐吉诃德们,最可悲的结局很可能不只是因其离经叛道而遭受政治权威的处罚,而且因其‘道德’、‘理想’、‘激情’而被市场所‘遗弃’。”戴锦华认为,事实上,中国大陆知识分子是再次跌入了一个乌有而真实的现实/文化的夹缝之中:这一次,是前工业社会现实的指认、体验与后现代主义文化的命题及实践的夹缝。一边是广阔的前工业社会(或曰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现实中现代化进程的冲刷与洗礼;另一边则是后现代文化激进的对现代主义、现代性的批判、消解及滑稽模仿;其间,完整的工业社会的历史与后工业社会生存体验的匮乏,造成了中国式后现代主义文化的内在匮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