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把这一时期的缺课补起来了



石山先生:
能读到你写的书是一种幸福。能看到你的亲笔题字是一种荣幸。虽过去在《汾水》和《山西文学》等杂志上阅读过你的一些作品,时过境迁,也就记得不多了。从前年退休开始,又订阅了《山西文学》,每期对你的文章必读,并对《山西文学》通读。从去年至今读了你的六本大作。第一本《社会批评集》,是陈克海同志寄来的,很感激。之后便觉得你的作品正统,文学知识丰富,用词独到新鲜,确有脱兔惊鸿之感,很有阅读价值。又读《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还给你写了读后感,这些都是鲁班门前弄大斧,太不自量了。后来读《悲情徐志摩》和《徐志摩图传》。接着详细阅读《李健吾传》,这是一本好书,更可喜的是写了一个好人,李健吾先生的人品、学识和生活的艰辛使我久久难以忘怀。我是个搞农业的,人家把我奉为农艺师。其实,我母亲也不相信我会种地,虽然红尘糊弄了我的人生,也只能按命运的安排去作心情难以领受的专业。
这一次读完你的《谁红跟谁急》,基本把这一时期的缺课补起来了,这是一本当代文学的总结。读起来好似站在钱塘江上观潮,恰有惊涛拍岸,汹涌澎湃之声威。把一些声名显赫的大作家都点了名。真可谓天马行空,批评深刻,入木三分。从王蒙到高玉宝,无所不及,使我大开眼界,从迷惘中释放出来。当我还没有忘记“二茬子光棍萧长春”的时候,如今才知道这个红色作家的底细。
读你的书费力、明志,确实有“有味诗书苦后甜”的滋味,了解了一些文坛新事。只是我没有读过你著的长篇小说,是有些遗憾。
祝保重!
陈久平 2006年3月26日

久平先生:
三月廿六日来信收到,读您的信,一看那清丽的字迹,就让人喜欢。上次看了“少不读鲁迅”,您就写来好几页的长信,并一一注明书中的错误。这次又是。读了您的信而不回信,我都觉得对人不起。《谁红跟谁急》应当说是旧文新辑。文章都是发过的,有的且是廿年前。出书前,领编辑之命,在每辑前加了个“小语”,说明当时写作的背景,自己的心情,有的还说点小花絮。有了这些,就像本“新书”了。没想到出版后,反响甚大。于此也可知,中国文坛上确实没有真正的批评风气。在我,已是很节制的了,别人却惊异,视之为“酷评”。对此,我只有苦笑。在我从事的几类文学写作中,批评可说是用力最少的,反响却最大。真要看重我,应当看我写的《李健吾传》、《徐志摩传》,真要欣赏我,应当欣赏我的文字,——这上头我是确实下了大功夫的。现在却不是这样,是欣赏我的胆子,敢肆无忌惮地批评名人。殊不知在我眼里,他们中的许多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名人,不是什么红人。若说有名,只可说是欺世盗名(比如汪曾祺的联大毕业、钱钟书的副博士);若说当红,只可说是“恶紫奇朱”(比如谢冕的北大名教授、魏明伦的文化名家)。许多话是不能说透的,点一下就行了。 这个月,我的散文集《此事岂可对人言》将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您不要买了,我会送您一册,希望看后仍标出错别字。又及。
很抱歉,我写不下那么长。祝春祺。
韩石山 2006年4月3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