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之光


□ 阿不力孜·吾斯曼(维吾尔族)

◎ 阿不力孜?吾斯曼 (维吾尔族)

◎ 苏德新 译一

青涩亮丽的童年留在远方,

如沉入清泉闪现的星光。

离并非全都是殇,

它是一条河,在我心中哗哗流淌。

不能忘记,像祖父讲的童话,

如自由的鹰在长空飞翔。

像春天的花蕾初绽,

如灵魂神秘的音乐悠扬。

每每吮吸着母亲纯洁的乳汁,

如吻着天边微笑的霞光。

聚在天使的丽梦里,

我们懵懂的心灵都在渴望。

一位画师,在我心中画着白云,

为我的生命之树祈雨许愿。

果园与山峦间有条条小路,

不知是谁把无数石头掷向河滩?

传说的眼睛流着泪,

乐出琴弦,驼铃叮当。

伴我童年的故事来自祖父,

无数的足迹,留在去水磨房的路上。

仰望天上柔情似水的明月,

面对苍穹,有种寻根问底的想象。

世界仿佛变成一棵参天大树,

果如繁星,金光灿烂。

叶、鸟、心生长爱情,

飞翔中播下的绿色无比娇艳。

假如童年之光照亮世界,

游走在戈壁沙漠也像天堂。

啊,童年是不是渗进白雪了么?

像我祖父般清纯、沉稳的山峦。

抑或是随清澈的泉水流走了么?

像我祖母般慈祥的果园。

怎能让我忘记童年留下的足迹,

瓜棚里做的梦常在脑海回荡。

你看不见山水般澎湃的情,

灵魂空空荡荡,没有信念,从心底涌淌。

忘不了银色的汗珠,纯洁的劳动,

唻唻唻的打场歌在我心中悠扬。

我把祖父的拐杖当做座右铭,

你可知道这些感觉给我的惬意。

我看到我的童真在闪烁,

如同霞光随着山峦俯瞰大地。

你知道慷慨富有的桑树,

在古丝绸之路上生长。

丝绸连接大地,连接东西方,

延伸着爱,沐浴着光。

那些桑林给我的梦增添色彩,

僻静处天堂般的泉、院、山。

都塔尔诉说着玉素甫、艾哈迈德的传说,

此刻,我正与屋顶的星星呢喃。

现今它们都已失去了原本的品质,

这些吉祥果仍如我的童真未变。

啊,对我来说桑葚味道仍有意义,

枝蔓在我心中疯长。

我灵魂的鸟儿筑过巢的树在何方?

世界终于明白什么叫自豪感!

当童年的初恋显现时,

像一条迷瞪的鱼在水中游荡。

我的思绪没入五彩的梦境,

听鸟儿们幸福的欢唱。

果园里我们追逐,纯真无邪,

心儿像蝴蝶,在花瓣上震颤。

嘴唇甜蜜,酒窝微笑,

此刻,花草树木举行欢宴。

有时狗的追逐打破我们的美梦,

我们跑呀跑地爬到桑树上。

有时感觉一切都在静静地沉思,

渴望安谧爱情的伊甸园。

初恋美丽无比,懵懂的思念,

童真的天空,永远的月亮。

不知何时把我带进这样的梦境,

我的思绪舒展孔雀般的翅膀。

我的根在根上攀爬缠绕,

我似看到流星的丧亡。

给我希望的是哪个消失的灵魂?

虽遇险,却给我的生命增添了力量。

仿佛寻觅洪水灭世时的诺亚,

追逐他直到死亡。

做人的目标崇高而神圣,

没有恒心谁也达不到圆满。

虚假者最终还是藏不住倒霉的尾巴,

有如上天下的雨唱着催眠曲一样。

有一个神圣的灵魂,它是世界的支柱,

在阴阳之间架起一座桥梁。

会游泳的不怕波凶浪险,

不会游泳的定会被波浪吞咽。

人生之路坎坷艰难,免不了雷鸣电闪,

惊醒地活吧,别掉进无底深渊。

为义人开路,留下闪光的足迹。

虚假的小人脸上没有喜悦,这是真理,

有如假花虽然开得鲜艳,可扎不下根。

你若细看,水面漂浮着水泡,

潜水员总要潜入海洋。

亚当和夏娃美丽的传说,

早已变成忠诚和信念的诗行。

不知写下多少勇敢的传记,

绝不是为了梦中的爱情夭亡。

有时我思念古老而寂静的森林,

躯体与灵魂融入自然。

天光在大自然闪烁,

为爱而生的人,大地广袤。

没被污染的一滴血,一捧土,

是脉管里最美丽的激流。

黑夜永远属于老鼠和蝙蝠,

天堂的雄鹰展开翅膀。

路上遇到一个孤独、郁闷的老人,

前不久他还是一个大官。

眼睛流淌着许多郁闷、惆怅,

也不知是谁摧毁了他显赫的城墙?

谁能一辈子行善立功,

永远活在人民的心房。

假如在职时有欺骗人民的恶行,

你必蹲在墙旮旯里哭泣悲伤。

生命中也有神秘的眼泪,

高低贵贱最终有条平衡线。

假如不能认识自我过往的罪过,

饥饿的鲨鱼就会躺在你经过的路上。

母亲伟大,因为她在煎熬中挣扎,

做人艰难,依旧能散发璀璨的光芒。

责任编辑 郭金达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生之光”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