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高中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貌似伤害的爱


□ 高普校

貌似伤害的爱
高普校

有一种树,每年都必须被人用刀在树干上割几下,它才能茁壮地成长。如果你心疼树,怕伤害它,那么,这棵树永远也不会长高,长壮……

高二那年,我迷恋上了电脑游戏,在网吧一玩就是好几天。我的学习成绩随着我游戏水平的提高直线下降,以至高二下学期期中考试时我的5门功课都亮起了红灯。雪上加霜的是校财务处的老师又来找我,说我欠的学费必须马上交,如果3天之内不交清,就按自动退学处理。可家里给的学费早就被我花在网吧里了。
晚上,我在网吧混了一夜。第二天,我拖着一身的疲惫走向学校,边走边想如何哀求学校再宽限几天。我想好了,如果几天后还弄不到钱,就去城里打工。
在学校门口,我看见了父亲。父亲背着我的行李,手里拿着一张休学证明,眼睛里全是血丝。父亲的脸板着,狰狞可怕,他看了我一眼,把行李递给我,淡淡地说:“走。”
父亲把我领上了一条通往采石场的小路。在采石场,父亲把我交给一个工头模样的人。父亲说:“你快18岁了,应该对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从今天起,你就在这里干活挣钱,直到把你欠的学费和网吧的钱还清。
我惊呆了,不解地望着父亲。我发现,往日慈祥可敬的父亲今天竟是这样陌生。采石场的活是连那些壮汉都叫苦叫累的呀,我手无缚鸡之力,怎么能干这样的活,这简直是让我进地狱!我想反抗,但当我看见父亲那双满含失望的眼睛时,我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采石场的活果然又苦又累。虽然工头分给我的是最轻的活,只是把粉碎的石块分成堆,可一天下来,我的骨头还是像散了架似的,躺在混合着各种味道的工棚里,一动都不想动。
一个月后,当我去领工资时,发工资的人告诉我,我的工资被父亲领走了。父亲不但领了我这个月的工资,还预领了后3个月的工资。想想我还要在这个鬼地方呆3个月,我对父亲恨得咬牙切齿,在心里默默地诅咒,诅咒他是吸血魔,是虐待狂……我甚至想去法院告他。
时间一天天地过着,我一天天机械地干着活。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怀念起学校的生活。学校的生活虽然单调,但那里有我的老师、同学,还有我的大学梦。
一天黄昏,母亲来了。看见我蓬头垢面的样子,母亲泪如雨下。母亲说父亲这段时间在家里总是唉声叹气,从不流泪的父亲好几次默默地流泪。采石场他来过好多次,但他不肯进来,只是站在对面的山岗上远远地看着。母亲走的时候留给我一份西红柿炒鸡蛋,那是我最爱吃的菜。不知为什么,吃着吃着,我忽然想哭。无意间回过头,看见对面的山岗上站着一个人,瘦高的身影告诉我,那是父亲。我再也忍不住,任泪水奔涌,一滴滴滴在滚烫的石头上。
骄阳如火的8月,我离开了采石场。父亲把我叫到了他的房间,拿出了我4个月的工资说:“除去你在网吧欠的250多元,学费495元,还剩下500多元,你自己看着花。我想再对你说一遍,自己欠的债只能自己还,任何人都帮不了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概念·中文阅读》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