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被误会了的回旋奏鸣曲式乐章


□ 钱仁平

  疑问:贝多芬不会写出如此比例失调的回旋曲式吧?
  
  2006年秋天,我应邀为武汉音乐学院的一个音乐理论研修班讲授“贝多芬钢琴奏鸣曲研究”课程,有一次我布置了这样的课后作业:“请找出贝多芬32首《钢琴奏鸣曲》、100个乐章中的所有回旋曲式,并进行比较分析。”在下一周的课堂研讨中,连续几位同学的发言,都无一例外地提及了作为回旋曲式的《第三钢琴奏鸣曲》(Op.2,No.3)第二乐章,这引起了我的警觉。我提议暂停讨论,让全班同学对照乐谱,当堂再把这个乐章聆听一遍。
  是的,一听之下,一眼看过,说这个乐章为回旋曲式,好像没有太大问题:圣咏式的主要主题,在这个柔板乐章中非常清晰地间隔出现了三次!而在抒情、慢板乐章中运用回旋曲式,也正是贝多芬的典型做法之一。我估计同学们可能已经查阅并或多或少地轻信了匈牙利魏纳·莱奥《器乐曲式学》中的相关分析,进而放松甚至放弃了对作品本身深入细致的分析。经过问询,情况确实如此。魏纳·莱奥认为该乐章的曲式结构为“较低等级的回旋曲式(两个插部)”:主要主题(1-11);第一插部(11-42);主要主题的第一次再现(43-53);第二插部(53-66);主要主题的第二次再现(67-77);尾声(77-82)。
  
  这确实是一个貌似干净利落的分析,但它存在着明显的致命缺陷。首先,该乐章作为回旋曲式的五个基本 部分的规模布局,其比例严重失调:11小节(叠部):32小节(第一插部):11小节(叠部):14小节(第二插部):11小节(叠部),作为回旋曲式第一插部的规模,竟然是其他各部分的三倍!这显然不符合回旋曲式乃至所有曲式各部分规模大致相当或呼应式平衡的基本原则。第二,古典时期的回旋曲式如果只有两个插部,在各部分规模大致相当的基础上,第二插部往往会比第一插部长大些,而不是魏纳·莱奥分析所示的那样明显相反。第三,在结构功能上,回旋曲式各插部与叠部的对比程度,也与插部自身规模的增长相应,呈总体增长趋势。而该乐章的实际情况也是恰恰相反:且不说作为回旋曲式的该乐章两个插部的材料相似甚至相同,仅就简洁而且效果显著的速度对比因素而言,叠部与第一插部之间速度对比鲜明,从小=48“对比”为一=56,第二插部与叠部之间的速度反而“统一”为小=48。
  贝多芬确实不能写出如此比例失调而且如此违背乐思发展逻辑的回旋曲式!
  我们还可以进一步考察、比较贝多芬早期包含四个乐章的《钢琴奏鸣曲》套曲中,使用回旋曲式的第二乐章的各部分规模比例状况(见表1)。《第二钢琴奏鸣曲》与《第八钢琴奏鸣曲》第二乐章的各基本部分的规模,是大致相当的(当然,尾声除外),《第二钢琴奏鸣曲》叠部第二次再现与《第八钢琴奏鸣曲》叠部第一次再现时,规模“貌似”减半,其实与各自叠部自身的并行结构密切关联;它们的第二插部,相形于第一插部,其规模呈增长趋势,都从12小节分别增长为18小节与14小节。
  
  解析:原来是一首被误会了的典范回旋奏鸣曲式
  
  那么,《第三钢琴奏鸣曲》第二乐章究竟是一个什么曲式呢?本文认为,该乐章为回旋奏鸣曲式(见表2)。
  该乐章主要由三种材料相应配合以三种织体——变化、发展、交替、回归构成。除了材料A及其两次变体(见例3),旋律清晰、调性明确、性格鲜明并格外显目外,另外两种材料及其各自两次变体(见例1、例2)都属于旋律淡化、性格模糊的“音型化”甚至“一般化”写法。也许正因此,魏纳·莱奥以及不少学习、分析者才轻易将该乐章归类为回旋曲式;恰恰因为此,细心注意到与准确区别开另外两种材料,特别是材料C与各自变体的和声陈述形态及其所发挥的相应结构功能,才是合理解析该乐章曲式结构的关键所在。
  
  材料C第一次出现在19—25小节(见例1第一行),其和弦序进为两次“呈示性”的完全进行,该段落因而建立在明确的G大调上;它第二次出现在37—42小节(见第二行),其主体和弦序进为两次“不稳定”、“开放式”的终止四六和弦到属七和弦进行,该段落因而强烈趋向于E大调或e小调;第三次出现在59—66小节(见第三行),其和弦序进又“再现”为两次“呈示性”的完全进行,但段落建立在明确的E大调上。至此,材料C的第一次出现,作为乐章整体奏鸣曲式的副部主题;第三次出现则相应明确地成为了“调性服从到主调”的副部主题再现;而第二次出现则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奏鸣曲式展开部的“属准备”。材料C及其变体三次出现时不同的和声陈述形态,以及所发挥的相应结构功能,奠定了整个乐章作为奏鸣曲式的坚实基础。
  材料B第一次出现在11—18小节(见例2第一行),前3小节为e小调,后3小节上三度模进到G大调,进而在G大调上继续并导出副部主题,体现出呈示部中主、副部之间的连接部功能。第二次变化出现在26-36小节(见第二行),前3小节为e小调,后3小节下五度模进到a小调,再3小节模进到b小调,并继续引出E/e调的重属和弦,导出了展开部的“属准备”阶段,体现出展开部主体部分的结构功能。阿·包·戈登威捷尔也曾提及该乐章为奏鸣曲式,但他认为是“仿佛没有展开的奏鸣曲式”。材料B第三次变化、缩减出现在53-59小节(见第三行),与第一次出现相类似,具有再现部中的连接部功能。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