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环路空无一人


□ 邓一光

  邓一光,蒙古族。重庆人。曾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工人、新闻记者、文学刊物编辑,武汉市文联专业作家。现为湖北省作协副主席,武汉文学院院长。著有长篇小说《家在三峡》、《走出西草地》、《我是太阳》、《红雾》、《组织》、《想起草原》、《一朵花能不能不开放》、《亲爱的敌人》等作品。作品获首届鲁迅文学奖、首届冯牧文学奖、《人民文学》奖、郭沫若文学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飞天奖等。

  本来我们有个不错的开头。它一进门就抱住我的腿,像兄弟见面似的,后腿站立,身子悬着,我甩了几次没甩开它。我从来没有过一个红色皮毛的兄弟。它长得并不好看,但也不丑。很快,我的裤脚就被它的唾沫弄湿了。

  “没办法。”个色心事重重地说。

  个色是我的朋友。也许吧,我说不上来,也记不起,他是搞生物工程科技的,还是卖龙利鱼的。他说没办法,不是指那条脏兮兮自来熟的狗。他中年早衰,一脸倦容,鞋帮上带着数以千万计细菌,根本管不了狗唾沫这种事。他说没办法,是他的女朋友失踪了,他打算利用清明假期去找她。大概能找到,但很难说。他的意思是,如果不是小长假,他可以把狗委托给别人。很多人愿意短期接待狗,比如他的另一个女朋友,他没告诉我她的名字。现在,她也快乐地离开这座城市了,和别的什么人一起去老家踏青,顺便给死去的家人烧点纸。也许还有别的女朋友们愿意这样做,但现在不行,他翻遍了电话簿,不打算在假期里离开深圳的熟人,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就是说,事情只能这样。

  狗有名字,叫皮卡。我没问一只红色毛发的哈士奇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我也没告诉狗,我从哪儿来,靠什么生活。这些都没有必要。

  “三天。最多四天。”个色保证,然后他心神不宁地匆匆走掉了。

  我想知道,他怎么找到他的女朋友。世界太大,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家里很快安静了。壶里的咖啡冷了,但还可以喝。电视机在无声状态,昨晚它一直没关,很多节目播过了,重新播一遍,也许两遍。基本上是娱乐节目,“你猜我是不是真的”什么的,我睡时懒得关。

  “待在那儿别动。”我对狗说,“不许上沙发,也不许去别的地方,那些地方不属于你。”我应该叫它的名字,但还没习惯。

  屋里有点儿乱。单身男人的屋子,整齐不了,不然就有问题。但也不一定。我一个女患者的屋子就挺整洁,闺房模样,有一股让人心疼的苦艾味道。有一次,她到我这儿来,是乘“和谐号”来的。一年她总要来这么几次,从另一个城市。她站在门口嗅了嗅,蹙紧可爱的鼻子,手里不耐烦地啪啪敲打着卡地亚牌小羊皮手套。

  “你觉得,我们去七天连锁住怎么样?”她礼貌地建议说。

  我并不觉得屋子凌乱一点有什么不好。我的诊室同样凌乱,她在那儿的时候可一点也没嫌弃。我离开坚信整洁意义的年头已经二十年了,不明白还有什么不可以消磨的。我不想惹麻烦,不想惹谁生气,只想待在自己的屋子里静静地呼吸,这没有什么错。再说,窗外的北环路也不整洁,有时候它塞得厉害,路上和立交桥上堵满各种各样的车辆,像一大群赶来斗殴却找不到厮打对象的蟑螂,你也不能说它们错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