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摘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尊重毛坯式的崇高


□ 毛志成


崇高永远是毛坯式的,一经刻意雕琢、反复打磨,便不再真实,不再生动。正如同:一个整日将孩子抱在怀里,千遍万遍重复“孩子我爱你”的母亲:绝不是最好的母亲。凡是真正的母亲,都有呵斥、命令、惩罚孩子的时候;一对真正相爱的夫妻,都曾有过争执、吵骂,相互生气的时候;一个真正爱学生的教师,也注定有过向学生发怒、吼叫的时候。待到上述人讲的每句话都很合乎规范,很讲礼貌的时候,那一定是他从来没有爱过对方或是那种爱已渐渐冷却。
整日里讲的都是格言,是妙语,是诗,此外从不会讲另外语言的文人(包括作家、学者、诗人),注定是酸文人、假文人,是连文化本身也未达标的文人。真正高品位的文人,一定有过使用粗糙、俗野、谩骂语言的时候。当然,光是会使用这种语言,此外连半句雅言也写不出的人,也注定是伪劣的文人。
一个在会议上朗诵一流发言稿的官员,只要他使用的语言确实精彩生动,就不妨为他喝彩,为他鼓掌。但是,看他是不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公仆”,人们也必须分出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看看这位官员在公务之余的表现。如果他在与朋友小宴时,与亲属谈话时,与老婆吵架时,说的不仅是家常话,话里头还掺杂几句“国骂”,而且所骂的人和事又果真涉丑涉恶,我看他失口而出的粗话、野话,很可能比他在大会上念的任何高级发言稿都更近于“高品质语言”。
看一个搞社会科学的教授、博导、学部委员的学问质量,当然首先要看他的论文、专著,看他使用的知识、概念、术语是否规范。但也不妨抽些时间,找些机会;看看他的“民学”功力,即是否知民意、民倩;是否通民趣、民俗、民言。如果他连一点民间现象、民间语言都不懂,都不会说,我觉得他的学问有虚假意味。学者不通于民,搞了一辈子学问为的是什么?可疑。
将“贵族”看成褒义词,我很同意,因为世上确有它的反义词一“贱类”。一个人基于客观环境、客观地位所造成的贱,不能责备,更不能鄙薄;主观上的贱,即人贱、心贱、魂贱、趣贱,绝不可爱,甚至可鄙。在这种时候,提倡一点“贵族化”精神,大有益。
但必须弄明白,真正可敬的,“贵族”第一属性应是什么?
我看只有两个标志:一,他压根儿就没意识到或死死地不承认他是贵族,因之从来没有“贵族相”、“贵族气”、“贵族腔”;二,他的骨子里只有平民之心,平民主态,平民主趣,平民之言。总之,“伪贵族”与“真贱类”相比,前者的贱往往是双倍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都市文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都市文摘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