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忆《逸经》与《逸文》


□ 谢兴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正如古人说的“人心之同,如其面焉”,但总起来看,不过两个阶段,一是向前看,展望未来,这是青年人、中年人的追求。一是回头看,怀念过去,这是七八十岁老年人的心态。宋人文莹《湘山野录》引孙冕的诗“人生七十鬼为邻,已觉风光属别人,莫待朝廷差致仕,早谋泉石养闲身。”是说七十岁被强迫退休,不要失望悲观,找一个幽雅的地方去安度晚年,这是豁达开明的想法。老人面对现实,花花世界,风光场合,已无力参加,正与鬼为邻,一步一步走向阴山,据封建迷信时代所绘的阴阳界、指路碑,再进一步,便是另一世界,登上望乡台,俯视家园,无限悲哀,到孟婆庄喝一碗迷魂汤,则又进入朦胧洪荒境域,前事尽忘,一无所知矣。
  现在的老人非常幸福,吃着皇粮,悠闲自在,自己也知道保健娱乐,虽然开心,究竟不免暮年寂寞,于是总是回味过去,只有过去,觉得一切都是美好的。平生经历,虽然有许多艰难困苦,但都已经熬过来,虽然遭遇浩劫,却依然健在,回顾过去,深感自慰。
  我现在已是耄耋之年,生平师友很多,过去很想写一个新儒林外史,考虑之后,未敢动笔,问题是关于写法上的事,如正襟危坐,谈经论道,则诸人已有传记,不必重述,如从侧面描写,写得活泼一点,又恐怕疏忽大意,写走了笔,触犯忌讳,致干未便,说不定还会惹出麻烦,还是谨慎从事为是。现在我要写的,是我过去的伙伴简又文。
  简又文广东新会人,字驭繁,号大华烈士,美国留学,三十年代初期,任北平燕京大学教授,是近代研究太平天国史最有成就者,著有《太平天国全史》、《太平天国典制通考》各三厚册,由美国哈佛燕京社、亚洲协会,及香港大学东方文化研究院赞助和私人捐款,于一九六二年在香港出版,为近代史研究中的大著作。
  一九三一年我在北京大学国学门研究所研究太平天国史,有时写些小文在报刊上发表。《北平晨报副刊》辟一专栏约我写稿,专栏曰“洪杨卮谈”,专谈太平天国史事,至一九三二年夏,约写了一百多篇,引起文坛注意,北京图书馆编的《国学论文索引》把它收入第五编内。就在这时,简又文在燕大正从宗教的角度研究太平天国与耶酥教的关系,写文章陆续在《京报》和《语丝》上发表,他写的《太平天国文学之鳞爪》,《太平天国福字碑记》,都具有学术上的价值。就在此时,胡适之先生介绍我和他见面。胡先生说,你们都是研究太平天国史的,应该互相补益。又说简在海淀燕京大学(即今北大),只有班车,交通不便,进城后暂住东单新开路,让我前去找他。经通信约定,我们在他的住所见面。原来他是从外国人记录方面研究太平天国革命运动,主要是外国传教士所作的日记、汇报等,颇有些珍贵史料,因为太平天国把外国人称为洋兄弟,对其于太平区域出入,比较宽大,所以外国人对于太平天国内部情况的记录比较早,比较多,他搜集了许多原书和图片。我是根据官方奏报、谕旨及私人日记、信函、逃难记等,又得到北大教授故宫文献馆馆长沈兼士的许可,到故宫查找清军机处的档案和清军获太平军的文件等。总起来说,他偏于洋文方面,我偏于中文方面。我们晤谈数次,彼此觉得对方所知所藏,都是自己过去见所未见、闻所未闻,颇有相见恨晚之慨。简又文提出,我们虽然常写文章,研究“太平”,总是为人作嫁,范围狭小,许多不便,不如办个杂志,公开搜求太平史料,我们亦可自由发挥,问我意下如何。我漫应之曰,这当然好。后来他又几次提到我们自己办杂志的事,我仍漫应之,我始终认为这是空谈幻想,是高兴时“过屠门而大嚼”的妄念。因为办杂志,需要资金、地址、组织作家队伍,人力物力,都是实际问题,岂穷秀才们所能办。说了以后,我并没有往心里去,后来简又文也不通信,也未进城,这个人消失了。我以为他离开燕大到别的学校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