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可拒绝的沉溺


□ 葛 芳

  人说,去乌镇,要在阴雨绵绵的三月,飞花似梦,丝雨如愁。哀婉的、潮湿的、朦胧的、空灵的江南,会把文人心中的情结化到了极致,即使走到了天涯,也要一步步回望,那水漾成的梦啊,那梦一样的故园!
  许多唯美,是要看机缘的。就像几天前品到的一盅单枞铁观音,茶味在口中绽放,像一株牡丹徐徐舒展。听讲茶道的老师说,这株单枞已有300年的岁龄了。一壶照人影,岁月的烟尘就像达达的马蹄声渐行渐近,心灵也不禁颤栗了。可遇而不可求的瞬间,这样的无语相对,人生能有几次?
  我偶遇的乌镇,是在阳光的明媚下。
  在光昼的对比中,它更加不动声色。它就这样袒露着它的昏暗,如同乘凉时祖母摊开她干瘪的乳房,宁静而忧伤地遥望满天的月光。乌漆的门柱镌刻着残缺的文字,老街上的青石板裂痕丛丛,竹篾篮子在屋檐下晃荡着,静默里它又积淀了数不清的尘埃。在它的感应下,阳光也从容了,像贴心贴肺的一对情人,开始珍惜唇齿相依的不易。江南的骨血便从楠木刻镂而成的门楣窗棂上流淌过来,细腻如肤的手感让人惊呼日子原来可以变得这样精美。临河的小轩窗正开着,斜斜的一角阳光,透入,朱漆红木八仙桌,几个上了年纪的人在摸牌,窗外阳台上,很凌乱地摆放着几个盆景,爬山虎正努力地贴附着墙向窗口张望。牌一圈后,银发老人点上一支烟,腰有点酸眼睛也有点花,就很随意的临窗而望。对岸如织的游人,永远来来往往,他们不停地按着快门。在江南的乌镇,他们是鲜活的点缀。可他们浅薄的快活跌落在乌镇的流水里,很快就消融了。
  那流水,还是清的,起码能清晰看得见水中两块河阶。几尾蚕眉大小的鱼游弋着,死生契阔一般悲壮地随着乌镇的流水淘洗着岁月。少妇围着青花裙兜,在河阶上卖力地洗衣、淘米。她丰腴的手臂白白嫩嫩露在外面,把对岸刚刚收工的小伙看得眼热心跳。河水汤汤,溅起的水花在甜酒酿里漩涡成一个朦胧的梦,青团子糯嗒嗒地开始熨贴一个个远离家乡苦命的人。苇眉子,青葱一般,干干净净,在少妇的指尖折叠、跳跃、思想、成型。
  把江南女人所有的优雅,全都收拢起来吧!来咀嚼它、拼命地体悟它,嗅着闻着摸着或者豁出去地缠绵一下吧!这里,只有蓝印花布,才能把你前尘往事里的哀怨化到私密的骨髓里了。蓝、白,实在找不出其他颜色了,在朴素中一切都盈盈浅笑着。头巾、裙兜、旗袍、鞋袜。从头到脚的一身矜持,却又是顾盼神飞的迷乱。小白菜泪光莹莹出现在杨乃武的药房,寸步的挪移与散发着中药的红木抽屉交错互成了审美的空间,杨乃武一时也心醉神迷。但只是回眸里的一望,便让冤案错得那么刻骨铭心。
  几乎没有人,能推挡那一泻千里的纤美,它零乱地律动在生命的风里,楚楚可怜却又特立独行。见到大染坊大片大片的蓝印花布从高高的竹竿上飘扬时,我终于明白了蓝印花的世界里描摹的女儿心态竟是如此深刻细腻而曲折,它在子夜漆黑无人的境地里深深啜泣着,忧伤不断、远行不止、芳草萋萋、离别依依、执手相望、关山万重。于是思念在潮湿发霉的苔藓里疯长,透窗花格里的灯光暗淡,把锁着的心事拿出来缝补修剪。伶伶俐俐的一个晚上啊,剪好了窗花、绣好了香帕,可是,远行的人迟迟不归。焦灼的困惑便被那个叫郑愁予的诗人捕捉去当成了美丽的错误,成为绝美的吟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