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洗净仙客来


□ 刘抗美

  尤姨希望儿子早早结婚,早生孩子,了却她的心愿,儿子自己却对此毫不关心。尤姨的过度关心却闹出了很多误会,也惹了不小的麻烦。两代人,两种想法,他们该如何相互沟通,相互理解?
  
  尤姨站在三十二层楼房的窗口边,数着对面高楼里亮起的灯,一盏、二盏……七盏、八盏……她数一会儿,又朝下望望,数不清那灯,也望不清楼下的人影了,才回到客厅里,拿起遥控器胡乱地指挥电视屏幕,耳朵却长在了心尖上。儿子下班时间没规律,有时晚上八九点,有时上十点钟。来北京两个多月了,等待着儿子在电话里告诉她,“妈,我已经骑自行车在路上了。”每天这个时刻,成了她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
  尤姨的儿子叫仲波,在外企工作,是办公登40层写字楼;坐飞机去见外地客户,住五星级宾馆;使用液晶显示屏的电脑笔记本,旅行腕戴瑞士导航专用表,口腔保健用冰冰蓝漱口液的白骨精。儿子在美国硕士毕业后,呆了几年才海归,来北京刚工作不久,也就是说,母子俩已经分别了好些年。
  尤姨这次来北京,差不多是从桃溪镇逃出来的。
  有一条长河绕着桃溪镇流去,要是在春季,河岸边盛开树树桃花,河水里游动着一群群形状与颜色都似桃花的小鱼儿,有诗吟:“花开溪鱼生,鱼戏花影乱。”故名桃溪镇。不论是花开,还是花谢时节,镇子里的几条小街上都弥散着腥甜的河水味道。镇子里的姑嫂们爱闻那种味道,更喜爱绿盎盎清澈澈的河水,至今都是把衣裳床单拿到河里去清洗。尤姨出门的那天早晨,太阳老早就照亮了河水。又是个星期天,在县里工作的雪柳,还有另外几个女孩都回了家,桃溪河可热闹了。尤姨从桥上走过,河里洗衣裳的姑嫂们站在被水冲湿的石头间目送她,手里拎着衣裳或者是棒槌。有人喊起了雪柳,雪柳就赶过来送尤姨一程。
  仲波和雪柳是两小无猜的伙伴,仲波在县城读高三时,雪柳读高一,一个英姿勃发,一个妙龄如花,两人半个月回一次家,手牵手同去同归。雪柳还偷偷给仲波洗过几次被单。桃溪镇的姑嫂们爱看新媳妇洗出的被单,她们围拢在河滩上,议论刚刚晾晒的湿被单洗得亮不亮,由此猜测新媳妇是否勤劳、贤惠、爱干净。如此,哪个女孩没过门敢给男生洗被单呢?那几次,尤姨都把雪柳的动作看在眼里,每次她都相跟着雪柳下河,待她刚洗好,就抢过她手中的盆,自己端到河滩上去晾晒,怕被人说闲话。她把盆抱在怀里后,总要拿过雪柳的手瞅瞅,雪柳就红着个脸儿,细细地,娇娇地喘着气儿让她瞅。她的疼爱呀浮出水面,索性把盆搁地下,让雪柳的手板心贴着自己的手板心,边用腾出的那只手摩挲着雪柳的手背,边与雪柳说几句话。她未来的儿媳妇定格了就是这样的手,被冰凉的河水浸得红润润让人疼,胳膊藕节一样白嫩嫩逗人爱。
  事情并没有朝着尤姨的憧憬发展,仲波大学毕业就去了美国。雪柳大学毕业回到县城教书,四年以前结了婚,婆家就在尤姨的隔壁,中间只隔了五户人家。雪柳的丈夫是县城机关里的公务员。雪柳去年生下个儿子,下地才三斤半,四个月断奶丢在婆家养,不出一年时间,长成个白白胖胖的小子,都说桃溪镇的水养人。尤姨只要一抱那孩子,就会胡思乱想,要是儿子不出国,这小子怕是自己的血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