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取个别名叫玛丽


□ 荆永鸣

刘素兰初来北京的时候,在一家餐馆做服务员,后来,她做了小姐。玛丽是刘素兰做小姐取的别名。刘素兰用玛丽这个别名做了两年多的小姐,回到东北老家开了一家餐馆,无奈欠账的人太多,很多账都收不回来,餐馆开不下去了。刘素兰何去何从?
我第二次见到刘素兰,是在两年前的某一个晚上。
这事与田胖子有关。
田胖子和我是中学时代的同学。青年时期的田胖子还不胖,甚至有点黑瘦。但他是一个有激情的人。比如,他爱好音乐。口袋里总是揣着一只口琴,走哪吹到哪。此外,他还有一把二胡,据说,是他自己用羊卵囊做成的。形状不怎么中看,却能拉出许多当时流行的革命歌曲。很是让人羡慕。
毕业后,我们一块下乡,一块回城。几年前,又前后脚从开不出工资的煤矿跑到了北京。我在一条胡同里开了一家小餐馆。田胖子则先是洗脚屋,后来开发廊,再后来,他又把自己“折腾”成了一家歌厅的老板。这期间,人也滋润得越发有模有样儿。身体眼见着发福,手上戴起了金镏子。而且,还改成了用玛瑙烟嘴儿吸烟……总之,举手投足,都给人一种非常牛气的感觉。
不过,毕竟是同学,田胖子对我倒不怎么牛气。每次见面,他总是苦口婆心地劝我“改一改行”。他说,说句不好听的,就你这个鸡巴小店,干一个月,还赶不上我一天赚的哪……你就非得在这一棵树上吊死?我说不是我不想改,可除了开餐馆,我觉得我什么也干不了。田胖子就用他的玛瑙烟嘴儿点着我,绷起一种恨恨的表情,想说什么,却又突然不说了……他生气了,失望了。我想,那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失望吧?
那天下午,田胖子到餐馆来找我。这一次,没说几句话,他就要拉着我出去。
我问他去哪。
他说去他那里玩玩。
我说玩什么玩,晚上忙起来,我还得刷盘子呐,不去。
田胖子的脸一下子拉长了。他说,这么长时间,你一次都没有去过我那,你是不是瞧不起我?看那架势,如果我再坚持,他就会立刻拂袖而去似的。
无奈,我只好“从命”。
“从命”也是一种美德啊。
我们是在一个海鲜馆里酒足饭饱之后,到田胖子的歌厅去的。
当时,几个醉醺醺的男人,正在走廊里烂头苍蝇似的找着包房。一推门,里边猛地放出狼叫一样的唱歌声,原来里边已经有了人。于是,赶紧把门带上。正想去推另一间时,一个女服务员一路小跑着过来了,说干啥干啥?找包房你吱声啊,乱闯啥?说完,便示意那些人跟她走。被训斥过的人居然没有反驳,很听话地跟着那个女服务员,踢踢踏踏,往走廊深处走去了……
我没想到田胖子的歌厅还挺大的。长长的走廊两边,排列着差不多有十几间大小包房。正是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走廊里灯火辉煌。身着马甲的服务生和穿着各种超短裙的女孩子,在包房里进进出出,一派繁忙。
田胖子领着我在走廊里大致地参观了一圈之后,我们走进了一间标有“幽香”二字的包房里。房间不大,也很简陋。除了一套KTV音响,只放了一件三人沙发,一张茶几。茶几上被一个服务生鼓鼓捣捣地摆上了茶、南瓜子、开心果一类的小食品……此外,还上了一大杯加冰的红酒……......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