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公民写作:多元的幻象


□ 刘 阳


忽忽如白驹过隙,星移物转,人事变迁。黄马褂和大辫子早已沦为戏说家们的古董尤物,鲁迅们的踽踽身影,也伴随“未敢翻身已碰头”的历史终结而飘然远去。天地君亲师只落得偶像的黄昏,而远识之士心系民瘼,开启民智,后浪推前浪,迎来了民主的万方乐奏。
一个典型的明证,似乎是近年来“公民写作”的方兴未艾。这是有著名作家为之前驱的。在《杂文选刊》2003年第9期“十五华诞笔会”上,我读到了杂文家焦国标先生对“公民写作”的总结性赞词。什么是“公民写作”呢?焦先生指出:“我有话要说,我有说的权利和义务,并且这个社会需要被我说。”这就是“公民写作”。换句话说,只要你是公民,你就能写作,就有表达思想的权利。不是公民的概率显然太过微茫,所以,“公民写作”差不多也就等于全民写作。焦先生说得好:“我们既不为显示才调,也不为显示博学,不看谁的脸色,也不求谁的喝彩”,他本人就曾撰《能否写着杂文进政协》一文,发表于多家媒体,主张“每一篇文章都是一个整理清楚的提案”。
按照焦先生的立场,我忽然感到自己称得上躬逢其盛。君不见国内各大报刊上时评的狂欢?洋溢着好一派公民的良心。上网搜索“公民写作”,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居然有近五万条之多。原来,许多我心引以为师的杂文作者都在进行“公民写作”,他们针对时事七嘴八舌,纷纷献计献策,非谓民主氛围而何?刚刚创刊的《新京报》,索性在时评征稿启事中打出了拒绝杂文的旗号。看来,两种文体开始分道扬镳,起鲁迅们于九原,他们的大而化之的国民性批判思维,受欢迎程度也必将大大不妙。焦先生不是直说了吗,“鲁迅先生们,三家村他们,对于他们当时所在的时代,他们没有我们更有主人意识,虽然他们比我们人物大。”对于我这个从小读鲁迅长大的人来说,再没有比这番掷地有声的表白更让人泄气的了,甚至有点儿因模糊了身份认同而自卑起来一一仿佛先前热情写作着的自己不是当家作主的公民!
然而,拭亮眼睛观察了好久,沉下心来和一批思想贤哲进行对话后,又挺直了腰杆,觉得我还是先前的我。一个焦国标对“公民写作”的张扬,千百个焦国标对“公民写作”的践履,剑走偏锋,诚可议也。
让我们以时评为标本来逐层分析。许多人可能都认为,时评的兴旺形成了一种多元格局。多元的首要之义,自然是允许多种声音并存,现在,时评天天见诸报端,且势头不小,大面积占据着我们的信息源,有时候,不同观点还针锋相对、激烈争鸣,这一切不正是多元吗?好像是的。但它只是一种常识层次上的多元,一种与传统的对接,如鲁迅所言,我们自古以来便不乏为民请命的人。为民请命,无非是为民吁请新的生存空间,从屈原抱恨问天,到康梁公车上书, 自古以来,这颗谋求多元的种子何曾停止过萌动?只不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天子在,绝不能长成参天大树罢了。也因此,“东方不亮西方亮”,它好走另一个非此即彼的极端,仿佛请命就是使命,代言就是天职,我有我可以,我思故我在,我手写我心,以至于“我是流氓我怕谁”,种种看似激进实则天真之举,我们领教得还少吗?它们绵延至今,有极不容易拆解的抗反思性,很大程度土妨碍着思想的现代性进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