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众传媒语境下文学的精神走向


□ 杨芳芳

我国是一个注重文史教育的国度,国人对文史知识亦情有独钟。凡中国人,或多或少都知道几个历史英雄、文化名人,至于“孔圣人”三字,几乎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中国对文史教育的重视决定了中国人普遍的文学素养,而国人的文学素养又决定了其对文学的接受、消费、价值判断及精神生存状态。这原本不难理解,我国中小学语文教育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便是文学教育,而大学普遍开设的“大学语文”教育,更强化了文学素质教育的审美内涵和精神内涵。然而当我们认真考察文学素质教育的环境,当我们以传播学的视角来考察文学教育的“现实结果”时,我们会惊讶地发现,文学教育与文学教育的“结果”竟有相当的距离,甚至有些“大相径庭”。对这种“距离”的描述,我们可以用几个“问题”来“佐证”。如人们明明知道《红楼梦》等经典文学作品应认真地反复地细读,却在自己的阅读实践中将其置于一旁,反而花大量时间去读那些消闲的、漏洞百出的通俗读物;再如,人们明明知道纯文学刊物如《人民文学》、《收获》、《钟山》、《长江文艺》、《上海文学》等刊物上刊发的作品,其审美价值要丰富得多,却总是对其匆匆作一浏览,而捧着报纸副刊,津津有味地、不惜时间与精力地阅读刊发于其中的“文学零食”(当然报纸副刊上也刊发有大量的值得细读的作品)。这说明,受众所接受的文学教育及其既有的文学素养,使其对文学文本的价值追求有一个较科学的判断,而其文学消费内容却又是另一回事,其文学消费实践与其对文学文本的价值判断,往往是两回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精神”与“实践”的“悖论”呢?笔者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悖论”,是因为大众传媒介入了人们的文学消费,大众传媒影响了人们既有的文学价值观。

一、大众传媒使文学的价值体系发生了变化

在大众传媒不足以影响人们的精神、文化消费的时代,谈文学的传播其实既没有太大的理论意义,也没有多少“现实价值”。文学传播问题进入人们的学术视野,一个潜在的问题便凸现出来了,即文学传播开始影响文学的价值诉求。要研究文学的传播,则必须对文学的传播媒介作一大致的“分类”,本论题研究的是大众传媒对文学价值诉求的影响,像《人民文学》、《收获》、《长江文艺》、《钟山》乃至《文学评论》、《当代作家评论》等,便自然不在论者的研究视野之中。因为这些媒体(刊物)对文学的传播,仍以尊重文学创作的主体为基础,至于审美主体、接受主体(媒介受众)如何,并非其关注的重点,更重要的是,这些媒介对文学的传播,不受媒介(刊物)自身的限制。而大众传媒开辟文学栏目就不同。在大众传媒上开设文学栏目,首先要考虑的是符不符合大众传媒的“媒介性质”,其次要考虑受众接受不接受,也就是说,大众传媒在进行文学传播活动之前,就要考虑接受主体的价值取向,用业内行话说,就是要“心中装着读者”。这必然决定了大众传媒对文学价值的“规定”与诉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