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念老五


□ 刘建华

  早晨,雾很大。天地间白蒙蒙一片,密实得没有一丝缝隙,看上去,太阳出来,连个立足之地都没有。这样的早晨,看上去,一场东风压倒西风的阴阳较量怕是难以避免呢。
  喻婆赤脚趿一双毛线拖鞋,勾腰提一桶洗好的被褥从三进的老屋走出来,像是老屋深深的喉咙吐出一块干硬的骨头。走到二进天井那儿,光线突然亮起来,喻婆猛一抬头,见喻公双手撑一条半人高的木杌子,一步一挪向院口的长条石枕走去。太阳不声不响撕开雾的口子,把那个石枕占领了。太阳总有太阳的办法,教人不消得替它操心。
  喻婆跨过老屋门槛,不知怎的身子一晃打个趔趄,双脚就落在门槛外,一只毛线拖鞋却掉在屋里了。喻婆完全可以回一脚进屋把鞋趿出来,举腿之劳,不费吹灰之力的事。然而,她不,这个老妇人倔得很。她脸一板,身一扭,退后一步,抬起另一只脚,狠狠一踢,索性把另一只毛线拖鞋也踢进屋里去了。
  怪不得喻婆生气,喻公也没有全瘫,既然可以撑杌子从屋里挪到院口石枕上晒太阳,夜里他不可以起床上尿桶拉尿吗?喻婆每天晚上把尿桶放在喻公床前,喻公内急,起来撑杌子挪一两步,上尿桶方便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喻公偏不,这个老太爷也倔得很,他每天都把尿拉在床上,讹喻婆给他洗尿被褥。
  上半年喻公突然生了一场大病,四个儿子花费六七千块钱送他住院治了一个多月,病治得差不多好了,谁知却落下个半瘫。半瘫就半瘫,喻婆认了,全当家里养了个老爷,儿子出钱,她出力,茶茶饭饭侍候着就得。
  没想到喻公让喻婆侍候了茶饭还不足,他竟然提出让喻婆晚上搬过去跟他睡一床。喻公说:“我们是结发公婆,哪有老婆不跟老公睡一床的?况且我现在瘫了,夜里起起落落要个人照应。”
  喻公不提结发公婆还好,不提让喻婆搬过去跟他睡还好。这一提,喻婆心里的一锅冷水就被大火煮沸了。“现在晓得要我跟你睡一床了?”喻婆话不多,就这梗着脖子翻着白眼的一句,喻公听去像火山喷出的岩浆。四十多年公婆做下来,怎么说也是高山流水的知音呢。
  “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你还不忘?真是老狗记得千年事!”喻公腊黄的脸上仿佛有朵金菊绽开一下又闭上了,他横过眸子睃喻婆一眼没好气地说。
  二十多年前,喻公迷上了村里的寡妇樊丽花,抛下家里五六张嘴不管不顾,有了钱就买好吃好喝往樊丽花家里提。外面玩得高兴回来,嫌喻婆碍眼,喻公就扯开嗓子骂她寻开心:“人家樊丽花细皮嫩肉,怎怪得男人喜欢睡她?像你这种牛头马面的女人,睡在男人床上会把男人睡得跌价不值钱!”要是喻婆敢回一两句嘴,喻公就动手,给一拳头、扇一巴掌都是常事。有一回喻婆实在气急了,拼着挨打跟他拉扯,他竟然猛力把她一推,喻婆脚跟没站稳,打个颤摔倒地上,可怜肚里怀了七个多月的老五就没有了。
  喻婆拿喻公没办法,想到死。倒是一撮蛆似的四个孩子给她出主意:唔妈,我们全当爹死了吧。喻婆豁然一想,这主意不错,自己怎么没想到?果真三个臭皮匠,能顶一个诸葛亮呢。喻婆就懒得跟喻公怄气了,默然打点铺盖去到隔壁房里,和喻公分床另睡,直至如今。总算没把喻公睡得跌价不值钱。
  喻婆并不是记仇的人,茶饭浆洗也没有对喻公不周到。惟有搬过去跟他睡一床,喻婆觉得很难办到。从前喻婆孤身一人嫁到喻家屋里,势单力薄,让人作践羞辱也没得办法,打落牙齿只好和血吞下。可是,如今情况不同了,喻婆千辛万苦把四个儿子拉扯大了,个个彪形大汉,做娘的总算咸鱼翻身,就是喻公也不能够把她夹在腋下过日子了。这般大好形势下,还要搬过去跟他睡一床,就把自己睡得跌价不值钱喽!喻婆又不是傻瓜,知羞知耻的人呢。
  再说,不为自己,也该为老五倔这口气!喻婆想起老五就心痛难忍,老五要是活着,也该是彪形大汉了。老话说母子连心,哪怕一个怀了七个月的死胎,那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啊。似这般杀子之仇,非同小可。喻婆打定主意,胸一挺,头一歪,两眼冷冷射向喻公,好像在说,就为老五,我也要跟你倔这一口气。
  “你这是报复我!”喻公知道如今喻婆有四个儿子撑腰,就硬气起来了,不像从前凡事由老公说了算,敢怒不敢言。但是喻公觉得好笑,儿子不拘怎么都跟我姓喻,你指望儿子抬举你来报老爹的仇,那是指望屁眼替你拉尿呢!
  喻婆默不作声,似乎是不屑辩驳。你就说我报复也没关系,难道你不该受点报复吗?我不为自己,也该为老五报复报复呢,要不我的老五就白死了。
  这回该轮着喻公没办法了,喻婆禁不住有些得意,觉得家里风水倒转。自己总算熬出头了,过去的苦没有白吃,罪没有白受。
  喻公就是这时候开始尿床,每天换下一大堆尿被褥。该洗的要洗,该晒的要晒,碰上阴雨天还要烧起木炭火烘干,把喻婆忙得焦头烂额,累得腰痛背驼。喻婆开始以为喻公全瘫了,急成一只疯鸡,赶紧召四个儿子到老屋商量,怎么也得把老头子再送去医院治一治,治回去半瘫我就心满意足了。儿子们二话没说忙开了,找车的找车,凑钱的凑钱,众口一词让娘放心,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爹的病治好。偏偏喻公却不肯去治了,他说横竖快七十岁的人,总得要有一宗病送命,医院要是能把人治得长生不死,这世界恐怕也就不成世界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