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丢手绢


□ 杜 鸿

丢手绢
杜 鸿



我是在第一次与女朋友约会时出的事。“去吧,照顾好自己。”爸爸不知道我恋爱了,更不知道我是去约会。即使这样爸爸的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我的背。
约会安排在女同学李安娜家,隐藏在一个丢手绢的游戏里面。名义上是游戏,实际上是我和宁若妍将要相爱。我自然是游戏的男主角。可是,很快我就发现,女主角不仅仅是宁若妍一个人,还有李安娜。李安娜从我们的眼睛里看出了机关,她很快就恼怒了。她把手绢丢在了我身后,当宁若妍替我捡起来去跑时,她一下子变成了母狮:“你这个小婊子,快给我停下!”
宁若妍停下了,一时手足无措。李安娜走过去,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手绢,说:“真不知羞耻。这个手绢是丢给你的吗?你配吗?”
宁若妍要哭了。李安娜的暴跳如雷让我无地自容。我以为自己在什么地方得罪了她,她才会这样对待宁若妍。我不明白这是爱情在李安娜心里发生了化学作用,直到后来,我才明白了真相。
不能再让我的爱情蒙受羞辱了。我走上前去,挡在宁若妍面前,看着李安娜的脸说:“有必要这样做吗?她做错了什么?”
我的质问让李安娜的脸变得煞白,她盯着我,我看见她的眼睛浸出一层水幔,她咬住嘴唇,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宁若妍躲在我身后,伸手拉着我的衣服,她怕我做出什么傻事来。李安娜成了木头人,脸上身上都成了木雕的一部分。时间一分一秒地流过去,我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李安娜身上唯一活着的就是她的泪水,泪水流进她的嘴里,我都感觉到了咸味。等我醒悟过来时,李安娜已经抱住了我的头,用嘴唇堵住了我的嘴。我慌忙推脱她,可是我怎么推,她都赖在我身上。我将她的身子往下按,她就箍着我的身体往下滑,先是滑到我的腰上,继而滑到我的腿上。当她的手和胳膊抱住我的膝盖时,我怎么也弄不开她了。
我只好求救似地望着宁若妍。宁若妍也不知道怎样才好。这时,一个伙伴向我做了一个折树枝的手势,一开始我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他再做了一遍,然后指指自己的手指,他要我折李安娜的手指。
我对李安娜说:“你再不松手,我就折你的手指了。”
李安娜朝上望着我,眼睛里透出一股冷气。我真的不想这样下去了,我抓住她的一根手指,我只想吓唬一下她。可是正在这时,李安娜的头突然扑向我的大腿之间,一口咬住我的根部,一阵前所未有的疼痛将我击倒在地。我瘫软无比,额头也冒出了汗水,疼痛让我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等我清醒过来时,只有宁若妍一个人守在我的身边。
我从地上爬起来,我那里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疼痛也消失了。宁若妍伸手扶我,我推开了她的手,我要自己走,可那里有了一丝冰凉的感觉,我怀疑它出血了,但是有宁若妍在我不能看一下它,我得赶紧回去找爸爸,爸爸一定懂得怎么处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