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晚霞让人心慌


□ 陈 闯




女人对生活的质疑往往是从某一件事开始的。下午课结束了,晚饭还没开始,我在操场上边吃话梅边看篮球赛,刘芹菜找来了。刘芹菜本名叫刘琴彩,跟我同班,我们读的是江汉石油学院在职职工进修班。刘芹菜猛喊,郭巧巧!我一惊,眼睛从打篮球的男人们身上一鼓一鼓的肌肉上扯回来。你要死啊你,我说刘芹菜。刘芹菜在我眼前晃动一串钥匙,说,想不想回家?我说,刘疯子,在哪儿弄的一辆车?
桑塔纳停在校门口,前排坐着刘芹菜的男朋友肖处明,后排坐着比我们高一个年级的本科生章帆。我们四个都是江汉油田的职工。肖处明羞怯怯的样子让我觉得好笑。我说,哎,芹菜,我给肖处明想了一个外号。刘芹菜开着车跑在沙市街上了。我说,我叫他肖姑娘,你说像不像?肖处明长得很秀气,像年轻时期的达式常。章帆说,像。肖处明说,郭姐,你再说我发脾气了!肖处明要发脾气的样子很好玩。刘芹菜和我同年生的,二十八岁,我们谈恋爱结婚的时候,高高大大的刘芹菜坚决不谈恋爱,现在突然谈了一个像女孩子一样的肖处明,你说这个世界奇怪不奇怪?桑塔纳呼呼地跑到高速公路收费站,刘芹菜一边交钱一边对我们说,这个外号不贴切,什么肖姑娘不肖姑娘,他叫肖处明,干脆叫他肖处女,行不行?
车子里猛然爆发出一阵笑声,我们都笑出了眼泪。从沙市到江汉油田一个小时的车程,刘芹菜在换档的时候右手伸到肖处明的裆下,她把那里当作档位了,你拿她什么办法。这个土匪一样的老姑娘从小学都跟我是同学,天底下没有她不敢做的事。我们都很喜欢她。
晚霞在高速公路上涂抹,江汉平原的深秋一片金黄。我扭头看着窗外,我能感受到章帆落在我背上的目光同外面的田野一样,柔和而金黄的颜色。我知道他对我的意思,但我不能接受他这个意思,原因很简单,他是有妇之夫,我是有夫之妇。章帆是一个有志青年,他准备考研究生了。汽车下高速公路的时候,刘芹菜问,哎,你们回到家是先吃饭还是先洗澡?
章帆说,我先洗澡。我说,我先吃饭再洗澡。刘芹菜说,章帆比郭巧巧会生活。我说,刘疯子,凭什么这么说?刘芹菜说,你想啊,早点洗了澡,干净着那个地方,晚上要用啊!我和肖处明再次爆发出笑声。我们问,章帆,是不是?章帆不吭声,脑袋别向窗子外。我们忽然明白说错话了,章帆夫妻两个正在闹离婚。汽车里沉默了,我们各人想各人的心思。
上楼的时候,我还在想刘芹菜说的笑话,天哪,她哪里还像一个没结婚的大姑娘,如果不是多年的同班同学,我简直不相信这些话出自她的口。钥匙打不开门。我反复转了又转,还是打不开。我用拳捶门,说,程前进,开门。很久很久没有声音。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我心头。我捶门声更猛一些了,喊,程前进,你开门,我晓得你在里面!门忽然开了。程前进说,你今天怎么回来了?我没有回答他,因为客厅中间站着一个胖而丑的女孩子。我围着胖女孩子转了三围,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胸脯。除了胸脯蠢大之外,她没有一丁点值得一说的地方。我问,程前进,你闻到母猪的味道了吗?程前进说,没有啊。我说,你放了一头母猪进来了,你闻不出味道,看来你不单眼力有问题,鼻子也有问题。程前进说,巧巧,这是王东的女朋友!程前进打开小卧室,王东睡在小卧室的床上。王东从睡梦中醒来。程前进说,王东,你们回去吧,我老婆回来了。王东和胖女孩下楼。我到卧室里,看到床上有慌乱扯平的痕迹。我的头开始晕起来。刘芹菜还问先吃饭还是先洗澡,去他妈妈的,这种情况还能洗澡吃饭吗?我一把扯起床单,扔进洗手间里,把火锅酒精倒在上面。程前进在客厅里发呆,他在快速地思考着一种能自圆其说的谎言。我嘭的一声把酒精点着了,我不想再看到这个皱巴巴的可疑的床单。......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