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铁皮,在风中悲吟


□ 冯小涓

  1
  
  风在这里自由地穿行,失去往日的清新,挟带着消毒水的气味,还有那一股怎么也掩盖不住的异味。
  站岗的人戴着厚厚的口罩,叉开的双脚像一面移动的墙壁。
  几根钢管横卧成一排哨卡,拦住汽车和行人。前面有白底黑字的“飞机消毒”字样,旁边竖立一道“特别管制禁止车辆人员入内”的牌子。
  地上的松土里插着红底白字的同样小牌,上面有一个醒目的骷髅标记。
  眼下,正是5•12汶川特大地震之后的一个月,进入这里需要某些特别的手续。
  除了自由自在的风,苍蝇便是另一个自在之物,嘤嘤鼓噪着随意出入。
  
  2
  
  曾经几次进入北川,印象中的这座小城像群山怀抱的一个摇篮,安静而悠闲。绿色的风招摇在山间,散淡的雾自顾起落。在有史记载的1500年间,这里很像一个安然自足的世外桃源,老子笔下的小国寡民。
  只是那些山,留给我的印象太深。记得十年前的一个深夜,我在龙门山脉的一处公路上遭遇塌方,硕大的石块横卧路中,村民们无可奈何,只得先进行爆破,再作清理。公路上的几十辆汽车焦灼地等待着。那是一个月白色的夜晚,我同这些大山对视,我似乎能听见它们沉睡的呼吸,看见它们狰狞的睡姿,那一刻我觉得它们什么时候就会醒来,轻轻一弹,不经意放下一堆岩石,就会把我们的汽车全部吞噬下去。这些山活着,巨大的山体里蕴藏着能量,我想起“山精”这个词。它们是精灵,也会变成“精怪”,因为它那股年轻的力量,莫名其妙地威慑着山下的人。而我同它相比,何其渺小,一颗石子轻轻一击,也会让我命丧黄泉。
  那夜的直感一直留在心中,仿佛我读懂了那些大山的内心,这让我充满畏惧。
  又有一次去北川县城,我们到县委大院等待宣传部的人,汽车停在树阴和草坪之间,在无聊的间隙,我忽然抬头,看见县委大楼背后壁立的高山,那个叫王家岩的山嘴,像一个精怪苍绿的头悬浮半空,我的心里划过一阵无声的尖叫。
  
  3
  
  先是大地发怒,它号叫的声音雄浑而低沉,像是巨大的压路机轰隆隆地开来。村民说,那是地音,仿佛大地张嘴说话。噼里啪啦地又像鞭炮一路炸响。专家说,那是地裂,以每秒3公里的速度,从汶川到青川300公里刚好经历100秒钟!
  离北川仅19公里的陈家坝乡,两山之间是都坝河,浅浅的水甚至无法湿足,这条河正在地震裂缝上,河床里居然吐出了两根又黑又亮的乌木。
  不知地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关于那两分钟的记忆,每一个震区的人都感到极度惶恐,人们极力想描述当时看见的情形。
  我刚跑出来,一回头看见一位女老师掉进裂缝里,仿佛一张大嘴把她吸进去,又合上了;然后大地向上隆起,建筑物像积木一样垮塌下去。北川一位幸存的女教师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