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热线


  关仁山:构思长篇小说与中短篇小说有何不同?

  编辑部:如何更好地得到编辑指教?

  我是湖北黄石市读者洪一兰,一直喜爱读文学作品,尤其是喜欢读反映现实生活的小说,比如以前河北的“三驾马车”何申、谈歌和关仁山的中短篇小说。我注意到近几年何申、谈歌都还有中短篇小说问世,关仁山却一直致力于长篇小说创作。但最近我发现关仁山又开始创作中短篇小说了,比如发表在《十月》的《飘雪》和发表在贵刊第11期的《根》,这两篇作品都贴近生活.很好看。我想问关仁山老师,构思长篇小说与创作中短篇小说有何不同,什么样的构思适合创作长篇小说,什么样的构思又适合创作中篇小说或短篇小说?您更喜欢哪一种创作?谢谢!

  关仁山:洪女士您好,首先感谢您对我,以及我们“三驾马车”的关注和支持。我热爱生活,所以小说就必然贴近生活。关于长篇小说与中篇小说的不同,我感觉,除了篇幅的长短差异外,还有一个选材的问题。根据手头的材料而定,适合写成什么就写什么。我这人文字控制能力差,就更迷恋写长篇,这几年写了《麦河》《白纸门》《信任》等长篇。我写长篇期间,积累了好多中短篇的素材,创作了《飘雪》《根》《镜子里的打碗花》等中短篇,最近又写了8个中篇。通过写作中短篇,我有个体会,生活的横断面,简单一些的,时效性很强的故事,适合写成中短篇,每一两个人物,每一个小事件,一个小的细节,都像一个石子,投入湖面,激荡起波浪。我们每个人的灵魂都有强烈震荡。我感觉,这种震荡就是中短篇小说的触发点,震荡的结果是命运的转身和人性的变异。我们身边的人们活脱脱、兴奋于、煎熬于这个时代,与这个时代同呼吸,与这个时代一起喜怒哀乐,他们追求,他们撞击,他们转身,他们变异。小说可能解决不了他们生活中的难题,但是能够记录心灵的变异过程,给人以启发和警醒。物质的负累,让底层百姓四面楚歌的时候,内心所涌现的焦虑、陌生和绝望,是那样的鲜活和复杂。写出时代的荒谬与芜杂,写出人的挣扎中的觉醒与卑微。小说作用有限,但我们的愿望是让小说来温暖我的物质世界。找到了这样转身的触发点,我们就有写不完的中短篇小说。如果有宏阔、繁复的构思,那样就有写长篇的冲动了。这样大气的东西需要在内心长久培育。因为,长篇应该写出时代的大悲哀和大欢喜。我近来主要是想调整一下,为下一部有所超越的新长篇作准备。有人说“中短篇靠技巧,长篇靠生活”。我感觉,写长篇还不仅要有雄厚的生活积累,还要有思想来点燃,来雕塑长篇小说所需要的精神性和命运感。文学是一个马拉松,一个作家能跑多远,取决于我们内心的沉静、坚韧与博大。同时,还取决于我们的体力和耐力。祝好!

  我是齐齐哈尔读者陆永红,热爱写作,去年投稿时因贴贵刊原始标志受到贵刊编辑的悉心指导,虽然至今尚未在贵刊发表过作品,但自我感觉也有不小收获,文学创作上有了一些进步,在本省的一些刊物上发表了作品,十分感谢贵刊编辑的辛勤劳动!我想问贵刊现在是否还实行投稿时贴贵刊原始标志得到优先处理的办法?我们如何能继续得到贵刊编辑指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