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处方


□ 刘先国

  我最喜欢的药
  
  我和刘再根因作业没完成,被留校了。出校门时,天已麻麻黑了。我俩都肚子饿了,飞似地往家跑,我把双手展开,模仿鸟飞翔的样子。小孩就是小孩,再饿也改不了爱动的习性。出了茶山,再走两里田埂就到家了。
  我上了堆子山,回头一看,刘再根落下了一大截,我喊道:“快点来呀!”刘再根站在圳坎上不动,双手像玩摸子一样往前伸着。我又催了他一次,他才说:“我看不见了。”我不相信:“还有这么大的光就看不见了?你骗人。”“真的,没骗你呢。”他声音嘶哑着,要哭了,我才相信。我返回去,用手在他眼前晃动,问他看见我的手没有,他说什么也看不见,我急了,牵着他的手慢慢地往回走。
  我把刘再根送到禾塘里,他娘问怎么了?刘再根“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我瞎了,我看不见了。”他娘急坏了,连忙把他扯到灯下,翻开眼皮看了几遍。刘再根哭着说:“都好几回了,一到断黑时就看不见。”他娘笑了,紧张的表情没了:“没事儿,是鸡步眼,吃一次猪肝炒锅底灰就好了。”
  第二天早上,我看见刘再根娘从寺山桥供销社买回了一大块猪肝。
  过了几天,我问刘再根鸡步眼好了没有,他说好了。
  一天傍晚,娘说到花园里去摘辣椒,我也跟着去了。回来时,我故意落在后面,娘催我快走。到了牛路口,路旁有条小圳,我下了几次决心,跳到圳里,我装模作样哭了起来。娘扭转头来望了我一眼,责骂了一句:“不好好走路,活该!”我装委屈:“娘,这是哪里?我看不见。”我像捂摸子一样把手伸着到处摸。娘赶紧回过身来:“怎么了?”我觉得机会到了,学着刘再根的话说:“这几天一到断黑的时候就看不见。”娘的口气变得温和起来:“是不是鸡步眼?”我顺着说:“只怕是啊。”心里暗暗高兴。
  第二天早上,娘从寺山桥供销社买了一块猪肝,切成片,放在锅里爆炒,满屋里飘着久违的香味。我和二哥围着灶台打转。快出锅时,娘用锅锹在锅底上刮了两锹锅底灰,放进锅里。我说:“多刮点。”娘又刮了一锹。
  娘转身去拿碗时,二哥从锅里拈了一块猪肝丢进嘴里,就往屋外走。我叫道:“二哥拈菜吃!”娘对着二哥骂:“饿死鬼,前世没吃过肉!给弟弟治病的,你抢着吃。”
  吃饭时,我抱着一碗猪肝,全吃了,还吃了三碗饭,粘了一嘴的油和黑乎乎的锅底灰。几个月没吃肉了,今天吃得太过瘾了,心里美滋滋的。
  这几天听说村里又有几个孩子得了鸡步眼病,有刘先中,刘根源,刘佩兰。都吃了猪肝炒锅底灰。
  
  煞水
  
  屋檐的影子从走廊的石板上跌进前面的尿坑里,在水面上划了一条直线,夏天的阳光很亮,阴暗特别分明。禾塘里的李树下,立着满爹家的黄狗,舔着粉红色的舌头,鼻尖上冒汗水,两边的肚子一收一扩,像一台鼓风机,听得见气体从嘴里压出来发出的声音,是短促的。一粒熟透了的葡萄从树上掉下来,落在尿坑里,“咚”的一声,很脆。狗的耳朵扇了一下,像眨眼皮一样快,又直直地竖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