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概念化:中国经验走向世界史坛的必由之路


□ 王学典

  从一个特定的视角看,20世纪的中国史学界一直在心甘情愿地做着外国同行的追随者:甲午战后到民国成立,我们的史学跟着日本走,以致有人说中国现代史学发源于东京;五四运动至抗战前,中国史学界又跟着法国汉学走,伯希和( Paul Pelliot,1878~1945 )成为一代学术宗师;从战后到“文革”,中国史学界又跟着苏联走,居住在莫斯科的史学家成为最高权威;近三十年特别是近二十年来,中国史学界又跟在美国后边亦步亦趋,一批美国史学家特别是美国“中国学”家成为许多人的偶像。
  这样做的结果,一方面使我们实现了传统学术的现代转型;另一方面,我们所由此付出的一个沉重代价,是对中国经验的忽视和疏远,更重要的是,这意味着我们在国际学术分工中,正心甘情愿地做初级学术产品的加工。当前中国史学界的一个主流倾向是“跨学科”,是“用社会科学方法治史”,这一主流的实质,是用西方理论来整理中国材料,用西方概念来表达中国经验,用西方(社会)法则来统贯中国历史。如同中国的相当一部分工厂正处在世界产业链的末端一样,如今的中国史学界也一直充当着西方学界的学术小工:像蚂蚁一样辛苦收集材料,然后贡献给那些西方巨匠们,让他/她们去做理论化的工作,然后再把这些“理论”作为所谓的“社会科学法则”重新输入国内。如果这些“法则”与中国经验相符,倒也无妨,但问题就在于这些法则无不与中国经验隔膜,乃至相悖。
  由此我们所得到的一个重大教训是,中国史学界今后在向西方史学界继续输出材料、输出初级学术产品的同时,必须尽快同步输出“概念化”和“理论化”的高级学术产品,这一点因中国国际地位的快速提升而变得异常紧迫。中国史坛正在成为世界史坛不可或缺乃至越来越重要的部分,从中国经验、中国历史中抽绎出来的“中国法则”,肯定会越来越成为国际学术界的关注焦点,乃至会获得更具普世性的意义。
  让我们尽快从国际学术界的学术小工变成国际学术界的思想和理论“大师”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历史学家茶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