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都市”的华丽“魅影”


□ 白欣艳

  ●白欣艳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都市怀旧风潮席卷了整个上海滩,以三四十年代的旧上海为题材的影视剧、广告图像以及画册风行一时。以电影为例,涌现出了关锦鹏的《阮玲玉》、王家卫的《花样年华》、还有被称为“海上新梦”的一批电影:陈逸飞导演的《海上旧梦》和《人约黄昏》、张艺谋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陈凯歌的《风月》,这些怀旧影片将老上海作为曾经的“东方的巴黎”、“西面的纽约”、“地球上最世界主义的城市”再次带人人们的视野。与此同时,在上海的街头出现了众多以怀旧为特色的充满上世纪30年代欧陆风情的酒吧及娱乐场所。

  这种肇始于80年代末“张爱玲热”的上海怀旧热在90年代的文学界也是一片繁荣景象。陈丹燕的《上海的风花雪月》、《上海的金枝玉叶》、《上海的红颜遗事》,程乃珊的《上海女人》、《上海探戈》,和李欧梵的学术性作品《上海摩登》以及获得矛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长恨歌》都从不同角度对旧上海展开了书写。各种各样的都市怀旧文学想象或重构的上海是什么样呢?笔者打算从两方面来解读1990年代以来的“上海怀旧”。

  一、重建繁华旧梦

  九十年代以来重振上海雄风成为上海的全民热望,“上海怀旧”在上海作为国际大都市的崛起过程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1994年,《上海文化》创刊,创刊号上题为《重建上海都市形象》的文章就明确地将“怀旧”作为了“重塑”上海的最简洁的方式。陈丹燕也直白地指出:“想要重塑昔日辉煌的心思正在发扬光大.老店名在恢复,老建筑在重建,人人享受着寻根的乐趣……像十九世纪欧洲旧小说里的孩子,贴身挂着一个不知来历的金鸡心坠子.里面是个贵夫人的像,可是他穷得像老鼠一样活着,然后,有一天,发现自己原来是贵族家的私生子。现在,整个城市都在找自己的金鸡心坠子。”三十年代繁华的旧上海成为新上海在重新定位的过程中可资参考的模版,“新旧上海在一个特殊的历史瞬间构成了一种奇妙的互文性关系,它们相互印证交相辉映,旧上海借助于新上海的身体而获得重生.新上海借助于旧上海的灵魂而获得历史”。

  陈丹燕曾直言不讳地说自己怀旧的初衷是:“我想做的事就是通过自己商业的怀旧.来找到真正意义上的上海气质。这当然是理想主义的角度(就我个人而言),也会做一点区分。想看书的人,会把这种商业的怀旧和城市的气质,混在一起。”④这种怀旧与商业的合谋在程乃珊的怀旧文学中同样适用.她们都有意识地选择了怀旧的对象那就是三四十年代旧上海繁华的一面,旧上海屈辱的被殖民史、战火纷飞的动荡以及下层人们的苦难悲伤全部不见了。笔下的场景是十里洋场最奢华浪漫的地方比如外滩建筑、百货大楼、咖啡馆、舞厅、夜总会、俱乐部、西餐厅等,笔下的人物是过着优雅精致生活的豪门望族、名门闺秀、社交名媛、文艺明星、老克勒等。怀旧文本都采用了“精美图片+文字叙述”的形式,充满怀旧风情的图片加上温婉细腻的语言极力重塑一个真实可信的老上海的繁华旧梦,读者不光可以在这种似真似幻的梦境中流连,而且可以怀揣自己的梦想追求这种自由而有品位的生活。

  《上海的风花雪月》充分展示上海繁华旧梦的贵族气与精致化,如其写老公寓里:“棕黄色的长条子地板,踩了八十年了,一打上蜡,还是平整结实,油光可鉴;看到厚重结实的房间门,褐色的好木头,上面的黄铜把手,细细地铸着二十年代欧洲时的青春时代的花纹,用了上百年了.还纹丝不乱;看到浴间有妇女专用的清洗盆.水流像喷泉一样从下而上:看到走廊的一面嵌在墙里的穿衣镜,在暗处照着人,水银定得那么好,玻璃压得那么平,隔多远照人,也不走样”.面对这样有闲和精致的生活景观,她不禁发出由衷地赞叹:“从前的上海,是有过精致的好日子啊。”

  在程乃珊的《上海探戈》中,绿屋、上海先生、阿飞、ARROW先生、“老克勒”、夜总会等这些充满摩登气息的名词透露着说不尽的上海风情。程乃珊以“老上海”后裔的身份回忆并复原上海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她笔下的上海男士受过良好的教育.做派西洋化,但处世笃守外圆内方,荣辱不惊,日子过得活色生香。程乃珊对此颇为自得:“上海人更先天具备优皮的中产生活文化。”

  “七十年代生”作家笔下的“上海怀旧”已然成了时尚的装饰,象卫慧的《上海宝贝》中这样提及“上海怀旧”:“马当娜邀请我们参加一个叫做‘重回霞飞路’的怀旧派对,地点选择在位于淮海路与雁荡交叉口的大厦顶楼。30年代的霞飞路如今的淮海路,一向是海上旧梦的象征.在世纪末的后殖民情调里它和那些充斥着旗袍、月份牌、黄包车、爵士乐的岁月重又变得令人瞩目起来,像打在上海怀旧之心里的一个蝴蝶结。”主人公倒是与新感觉派小说里的人物有几分想象:“脱离了爵士乐、狐步舞、混合酒、春季的流行色,八汽缸的跑车,埃及烟……我便成了没有灵魂的人。”

  都市怀旧文学对历史记忆的选择性重构是为了使其更符合今日城市发展的需要。对旧上海中产阶级优雅精致生活的渲染正迎合了当今中国中产阶级的时尚品俭。上海怀旧所刻意营造的“海上繁花梦”是真是假或是以偏概全并不重要了,因历史的不可回溯,“上海怀旧”的书写更具魅惑的价值。正如陈丹燕在《张可女士》中写出了流光逸彩的旧上海给人无穷的想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老都市”的华丽“魅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