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伊路的诗(八首)


□ 伊路

终于感到了蓝

飞机在升高

你已经在天空上了

飞机还在升高

你已经在更高的天空上了

飞机继续升高 进入云层

又钻了出去

天空还在天空上

还得抬起头去看它

其实

低头也是天空了

飞机还在升高 升高

你终于感到了蓝

无止境的

蓝——

飞机开始下降

像被蓝逼迫下来

在黄洋界看见一只鹰

一只鹰

翅膀平平张开

沉静的气度把山谷装得满满

这曾经装过隆隆炮声的山谷

现在只装着一只鹰

仿佛再也无需装别的东西

再也装不下了

而鹰也仿佛不往天空飞

永久地留下来

现在

鹰移动

像胸口有一根针

移动在谷底

无数炉子烧出的灰

我生活在尘土飞扬的地面

有时也会离开升到高一点的地方

会随着一只鸟儿飞远

却无法像它一样身体和心愿在一起

也不可能住在树枝间的家里

我望了望云朵 它可以变成雨落下

也可以成为气体上升

可以无形地存在

可我不能没有身体

它似一个烧火的炉 必须时刻加入

燃料

不然就熄灭黑暗

我升得再高也要落回来

因为我占用的东西都是很重的

那些尘土是无数炉子烧出的灰

海滩上的一只狗

那只狗朝着大海咴叫

小小的头 一突一突的

它把那一排排扑来的浪潮看成什么

也朝着扑去

可刚靠近 浪潮又退下去

使它愣在那 不知如何是好

只好又对着海大叫

呼出一团团新鲜的热气

它的叫声大约能传出几丈远吧

海潮的轰响覆盖而来

它忽然就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

可不一会儿

又孤独地暴露出来

于是就一遍遍地试验 像要弄清楚

什么

每天都来 叫得后腿都弯下去

有些游客捡起石头朝它扔

也顾不得回应

直到有一天

它跑到附近的山头

眼睛里有了一片退远的海 苍茫无

才怔怔地蹲下 长久地……

患 者

医院神经外科门诊部的出口

一个瘦削的年轻人

在诉说 解释 比方 打着各种手

激动 激烈 专注 歇斯底里

是什么紧急的事情

仿佛有一窝的小鸟

不知在哪里齐张着嘴喊救命

一个滚沸的壶 在无人知晓的屋里

已烧干烧红

我也很着急啊

恨不能去摘一颗星星来问

可此刻是大白天 一切似乎又一目

了然

很多人围过来了

医院的保安也来了

他像演讲者般更加亢奋

胸脯抽搐像要把肺腑捣碎

他的声音九死一生

仿佛有遥不可知的地方在接收

亲人们簇拥着他像一个灰暗的漩涡

朝过道移动 移出大铁门 移到大

他的手一次又一次地举起来

苍白在黑压压的人海之上

山冈上的芙蓉

山冈上的芙蓉树

仅一瞬就从车窗闪过

我感到有粉红的丝片跟了一段路

我把头极力扭后

想用目光拉住那伸长的手

却被一座又一座山峰阻挡

我听见花在喊叫 浓香喷涌

惊散一群蝴蝶

花在紧要关头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和我如此绝望的相遇

是因为忘记带执照的司机绕进一条

荒废的马路

总在无意中碰到难忘的灵魂

分享:
 
更多关于“伊路的诗(八首)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