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侗族远祖歌(创世史诗)


□ 杨保愿

  杨保愿翻译整理
  
  进堂歌
  
  山上的树木哟。
  有根才有叶;
  冲里的金竹哟,
  有蔸才有掌;
  天下的江河哟,
  有潭才有流;
  沿河的村寨哟,
  祖源历史长。
  
  昨天大家刚刚喝过团圆酒,
  昨晚大家刚刚唱过团圆歌,
  今天我们又得欢聚在一起,
  今晚我们又得飨宴在一堂!
  让我们哟,
  生出雁鹅那样的翅膀,
  飞回混沌的太古,
  再现众神造世的景象!
  让我们哟,
  放开丽楼那样的歌喉,
  追溯漫长的历史。
  颂扬先祖创业的盛况!
  树老了哟。
  枝干总会渐渐朽烂;
  竹老了哟。
  叶片总会慢慢枯黄。
  只有古人传下的故事啊,
  后人牢记心上;
  只有本祖留下的古歌啊,
  子孙不会遗忘!
  
  咿呀哈!天上的雷声哟,
  还没有传扬到耳畔哩,
  我的眼前啊,
  已看到了痰电的闪光。
  咿呀哈!《我们远祖之歌》哟,
  还没待开怀吟唱哩,
  我的手指啊,
  已把琴弦轻轻地拨响!
  
  现在就让我启唇来说吧,
  现在就让我撩舌来唱吧!
  古老的歌卷啊,
  已在我的心田慢慢地铺开,
  古老的歌句啊,
  已在我的琴板扑扑地跳荡!
  咿呀哈!竖耳静静地听哟,
  我的歌声像山泉一样……
  
  第一篇开天辟地
  
  第一章创世女神萨天巴
  远古那时光,
  天地苍茫茫,
  无孔也无缝,
  混沌而洪荒。
  
  天地紧粘连,
  处处凄凉凉,
  黑暗又寒冷,
  无热也无光。
  
  看不见哪里是边缘,
  辨不出何处是中央;
  不知道东西在哪里,
  不晓得南北在何方。
  
  天离地多高,
  没有人去度;
  地离天几远,
  没有人去量。
  
  天是什么形,
  没有人知道;
  地是什么样,
  没有人知晓。
  
  天上没有风云和雷雨,
  也没有光光亮亮的太阳;
  地上没有河流和溪涧。
  也没有田园村寨和鱼塘。
  
  天上没有星辰和彩虹,
  也没有明明晃晃的月亮;
  地上没有江河和湖海,
  也没有平原川谷和山冈。
  
  天和地混沌不分,
  到处冰莽莽,
  地和天合为一体。
  到处雪茫茫。
  
  冰天盖雪地啊,
  万类不能生,
  雪地接冰天啊。
  万物不能长。
  
  当初怎样生下天和地,
  没有人能述说周详,
  只懂有个祖婆萨天巴,
  传说她是天地的亲娘。
  
  萨天巴生地取名叫“嫡滴”,
  萨天巴生天取名叫“乌闷”,
  地是摇篮为母体,
  又生诸神在上苍。
  
  萨天巴智慧最高,
  萨天巴神力最强,
  她是千母中之母。
  她是千王上之王。
  
  萨天巴生活在天外的上界,
  管理着莽莽上苍;
  萨天巴善良又贤明,
  七十二路神灵拥戴她为王。
  萨天巴有四只手。
  一掰掰开万丈长:
  萨天巴有四只脚,
  横行直走无阻挡:
  萨天巴两眼安千珠,
  放眼能量百万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