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蓝色金枪鱼社区


□ 阿 成

老廉头住在蓝色金枪鱼社区。先前,这地方叫“打牛房子”,是一处泥洼塘。然后是城市改造,然后是房地产开发商开始发疯地建楼。然后是高楼,高楼,高楼!再然后,有了这个蓝色金枪鱼社区。老廉头最明白什么叫动迁户,就是开发商花三块钱把你的旧房买走——这是规定;然后,你再花十八块钱从开发商手里买一所新房子。
我先介绍一下老廉头的生平。
老廉头是上海一家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政坛上有好几位大官和他是同学。在他还没有彻底老迈的时候,他常提这事。但到了他真正衰老之后,他就谁也不提了。
我最后一次见到老廉头是在农历的八月,“八月秋高风怒号”,老廉头一只手托着一个大柚子,另一只手则不断地从口袋里往外掏东西吃。那年他已经超过六十五岁了。
老廉头的裤子总是很短的,吊着,露着脚裸骨。为什么呢?是他的灵魂仍在老家的水田里插秧么?老廉头十四岁就离开农村了,很早的,难道吊腿裤子要伴随他的一生么?
老廉头在大四的时候被“打”成了右派。言论倒没什么言论,是学校右派的指标没完成,就把他安排上了。当时的小廉说:“出国留学的指标也不够,那为什么不安排我呢?”安排他当右派的那个秃头班长搂着他的肩膀说,净说傻话,你年轻,抗造。另外这也是组织需要嘛。你不能有意见噢,特别是不能对我有意见噢。咱们都是东北人呐,老乡啊。秃头班长姓蓝。蓝班长1957年改名叫蓝向红。他很有政工头脑。是时代造就出来的新人种。
老廉头很喜欢燕子。这是他当了右派以后养成的习惯。在农村改造的时候,有一对燕子就落户在他住的那个草房的房檐上了。年年如此,世代如此,不离不弃。每到春天,大燕子带小燕子飞回来的时候,穿着吊腿裤子的老廉头总是感动得热泪盈眶。后来,老廉头的右派身份被改正过来,一步三回头地返城了。隔年的春天,他又回到改造过他的农村,回到了那间老屋,可这一年燕子没有回来,穿着吊腿裤子的老廉头不禁失声痛哭。这一窝燕子整整陪伴了他三十年哪。
老廉头返城后一直住在打牛房子,即蓝色金枪鱼社区。
为什么叫“蓝色金枪鱼社区”呢?原来,那个年轻的社区主任——蓝主任是从俄罗斯闯荡回来的,是个生意人,特别喜欢吃金枪鱼。因此,他就给这个新社区起了一个很前卫的名字。蓝色金枪鱼社区里的许多“商家”的名字都是蓝主任起的。蓝主任非常高兴别人请他起名字。
那么,蓝主任长什么样呢?见过他的人说,那小子跟他爷爷一样,是个秃头!
整个蓝色金枪鱼社区囊括好多幢楼,老廉头住在九号楼的九楼上。
九号楼的外侧是一条城市主干道。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愤怒车辆从这条马路上疾驰而过。噪音大得如同军队大举反攻一样。蓝色金枪鱼社区凡临街的窗户,从一楼到九楼都不敢开窗户。那些想穿越这条马路的行人,必须冒着生命危险才能过去。这座城市的司机都被雌性的交通规则惯坏了。多年来,他们根本没有躲让行人的习惯,见了行人反而要加快速度,将油门一踏到底从行人身旁猛冲过去。......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