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音乐与绘画审美的通感效应


□ 孙来法

  正如佩特所说的“所有艺术通常渴望达于音乐的状态”(佩特:《文艺复兴:艺术与诗的研究》),一切艺术都具有音乐因素。
  音乐能直接诉诸人的心灵世界,有着巨大的概括性与表现性、渗透力与亲和力。它能够同绘画、文学、雕塑等各种艺术形式相互渗透、感通,激起“诗情”与“画意”的审美通感效应。
  在音乐审美的通感中,听觉与视觉的相互感通是最为活跃的。黑格尔说:“艺术的感性事物只涉及视、听两个认识性的感觉,至于嗅觉、触觉和味觉则完全与艺术欣赏无关。”我们暂且不讨论其嗅、触、味觉的论断是否偏颇,但可以证明,作为艺术门类的“连理”学科,音乐与绘画能视听相通,音画互感,我们可以在音乐审美中充分感受“画意”的通感之美。
  优秀的音乐作品可以表现鲜明的艺术形象。美妙的乐音通过听觉渗透到心灵的深处,激起人们的情感的波澜并引起共鸣,眼前仿佛出现绚丽的色彩和画面,引发视觉的审美享受。我国民族乐曲作品《春江花月夜》是一支典雅优美的抒情曲。它宛如一幅山水画卷,把春天静谧的夜晚,月亮在东山升起,小舟在江面荡漾,花影在西岸轻轻摇曳的大自然迷人景色,一幕幕地展现在我们眼前。其所描绘的意境与张若虚的诗如出一辙,全曲分十个部分,以生动美妙的旋律给我们描绘了“月上东山”、“花影层叠”、“水际云深”等十幅幽静秀美的晚照风光。耐人寻味的是,此曲原先并不叫《春江花月夜》,而是叫《夕阳箫鼓》。这个曲名最早见于清朝姚燮晚期著作《今乐考证》一书中,被列为“江南派琵琶曲目”的中曲一类。20世纪20年代,上海的新式音乐社团将它改编成一首民乐合奏曲,并根据此乐曲诗情画意的内容,给它取名为《春江花月夜》。在此,你可以猜测是曲意源于诗意,也可以说诗意暗合了曲意,但无论如何,诗、曲给人们带来的共同感觉,是必须承认的。而绘画作品中,有很多名为《春江花月夜》的,这些作者的灵感,或来自于诗意,或来自于琵琶曲意,或二者兼而有之,观画之际,你有时会沉醉于春江潮水、海上明月滟滟千万里的诗境;也可能感动于滚滚波涛、月光洒大江、雾气迷蒙的乐曲情景,甚至,你可能已经忘却是身在画面中、诗行里或是随乐曲缥缈,不知身在何方!
  绘画对音乐的影响由来已久,早在17世纪后半叶,音乐就有过肖像画式的标题作品。库普兰的《莫尼卡姐姐》、《胜利的缪斯》等乐曲色彩艳丽、纤巧多饰的风格会使我们想起与他同时代画家华托的作品;李斯特《死神之舞》的创作灵感来自于比萨寺院墓地的古壁画《死的胜利》,其钢琴曲集《旅游岁月》中的《婚礼》则是根据拉斐尔的同名画创作的;柴可夫斯基在谈及他的交响曲《弗兰切斯卡·达·李米尼》时就指出:“法国画家古斯塔夫·多勃为但丁的《神曲》所作的插图中《地狱的旋风》一画,大大激发了我的想象。”鲍罗丁的交响音画《在中亚细亚的草原上》就是展示鲜活的俄罗斯生活画面的音乐绘画的杰作。用音乐来表现绘画的还有柯普兰的《林肯肖像》、亨德密特的交响乐《画家马蒂斯》、穆索尔斯基的《荒山之夜》、拉赫马尼诺夫的交响诗《死岛》等。
  在现代,渥尔顿所作的管弦乐《普茨茅斯的一角》,取材于罗兰逊的一幅风景画,这类作品听众可据标题的提示,通过想象去捕捉具体的视觉形象。汪立三的钢琴组曲《东山魁夷画意》是一首用钢琴描绘大自然的乐典,还有马思聪的《西藏音诗》、王西麟的《云南音诗》、钟信明的《长江画页》、李忠勇的《云岭写生》、朱践耳的《黔岭素描》等等,音乐作品直接以绘画标题命名,可谓是乐中有画、音画交融,鲜明而直接地表现出绘画与音乐的内在联系。
  值得一提的是,穆索尔斯基为悼念亡友画家、建筑家加尔特曼基而直接以绘画为题材创作了钢琴组曲《图画展览会》。作者用音乐语言来“描绘”画展中的十幅作品,以表达他对亡友的怀念。他首先用一个《漫步》的乐段来代表观赏者在画廊中漫步的形象,以此来联接和统一各个乐段,而每个乐段都象征性地代表一部作品,像是人们饶有兴味地欣赏着一幅幅精品佳作。如《侏儒》,用跳动的音型以及缓慢而又不均等的节奏让人们“看”到一个步履蹒跚的畸形小矮人;《两个犹太人》会让我们脑海里浮现趾高气扬的富人与胆怯心虚的穷人形象……音乐以丰富的调性、旋律、节奏和音色等变化,通过暗示、对比、象征等艺术手法唤起人们的视觉意象,使人感受《图画展览会》乐中有画的美感。难怪卢梭说:“音乐家的艺术绝不在于对象的直接模仿,而是在于能够使人们的心灵接近于(被描述的)对象存在本身所造成的意境。”(卢梭《1753年致达兰贝尔的信》)
  除了从绘画中吸取营养进行音乐创作,人们坚信音乐与色彩之间存在着某种必然的联系。从18世纪末开始,有人着手“色彩音乐”的实验,并取得很好的效果。1789年,科学家达文用彩色玻璃反射的光线与竖琴的琴声连接,使音乐由听觉转为视觉效果。里姆斯基-科萨科夫与斯克里亚宾都认为音乐调性的色彩是明显的,并且把各种调性与具体的色彩相对应。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好友、作曲家拉赫马尼诺夫在其《回忆录》中说:“在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作品里,人们对他的音乐想要表达的‘气象的’情景从无丝毫的怀疑。如果是一场暴风雪,雪花似乎从木管和小提琴的音孔中飞舞地飘落而出;阳光高照时,所有的乐器都发出眩目的光辉;描写流水时,浪花潺潺地在乐队中四处溅泼,而这种效果不是用廉价的竖琴刮奏制造出来的;描写天空闪烁着星光的冬夜时,音响清凉。他是一个乐队音响的调色大师……”(萨姆·摩根斯坦《作曲家论音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