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音乐与绘画审美的通感效应


□ 孙来法

  正如佩特所说的“所有艺术通常渴望达于音乐的状态”(佩特:《文艺复兴:艺术与诗的研究》),一切艺术都具有音乐因素。
  音乐能直接诉诸人的心灵世界,有着巨大的概括性与表现性、渗透力与亲和力。它能够同绘画、文学、雕塑等各种艺术形式相互渗透、感通,激起“诗情”与“画意”的审美通感效应。
  在音乐审美的通感中,听觉与视觉的相互感通是最为活跃的。黑格尔说:“艺术的感性事物只涉及视、听两个认识性的感觉,至于嗅觉、触觉和味觉则完全与艺术欣赏无关。”我们暂且不讨论其嗅、触、味觉的论断是否偏颇,但可以证明,作为艺术门类的“连理”学科,音乐与绘画能视听相通,音画互感,我们可以在音乐审美中充分感受“画意”的通感之美。
  优秀的音乐作品可以表现鲜明的艺术形象。美妙的乐音通过听觉渗透到心灵的深处,激起人们的情感的波澜并引起共鸣,眼前仿佛出现绚丽的色彩和画面,引发视觉的审美享受。我国民族乐曲作品《春江花月夜》是一支典雅优美的抒情曲。它宛如一幅山水画卷,把春天静谧的夜晚,月亮在东山升起,小舟在江面荡漾,花影在西岸轻轻摇曳的大自然迷人景色,一幕幕地展现在我们眼前。其所描绘的意境与张若虚的诗如出一辙,全曲分十个部分,以生动美妙的旋律给我们描绘了“月上东山”、“花影层叠”、“水际云深”等十幅幽静秀美的晚照风光。耐人寻味的是,此曲原先并不叫《春江花月夜》,而是叫《夕阳箫鼓》。这个曲名最早见于清朝姚燮晚期著作《今乐考证》一书中,被列为“江南派琵琶曲目”的中曲一类。20世纪20年代,上海的新式音乐社团将它改编成一首民乐合奏曲,并根据此乐曲诗情画意的内容,给它取名为《春江花月夜》。在此,你可以猜测是曲意源于诗意,也可以说诗意暗合了曲意,但无论如何,诗、曲给人们带来的共同感觉,是必须承认的。而绘画作品中,有很多名为《春江花月夜》的,这些作者的灵感,或来自于诗意,或来自于琵琶曲意,或二者兼而有之,观画之际,你有时会沉醉于春江潮水、海上明月滟滟千万里的诗境;也可能感动于滚滚波涛、月光洒大江、雾气迷蒙的乐曲情景,甚至,你可能已经忘却是身在画面中、诗行里或是随乐曲缥缈,不知身在何方!
  绘画对音乐的影响由来已久,早在17世纪后半叶,音乐就有过肖像画式的标题作品。库普兰的《莫尼卡姐姐》、《胜利的缪斯》等乐曲色彩艳丽、纤巧多饰的风格会使我们想起与他同时代画家华托的作品;李斯特《死神之舞》的创作灵感来自于比萨寺院墓地的古壁画《死的胜利》,其钢琴曲集《旅游岁月》中的《婚礼》则是根据拉斐尔的同名画创作的;柴可夫斯基在谈及他的交响曲《弗兰切斯卡·达·李米尼》时就指出:“法国画家古斯塔夫·多勃为但丁的《神曲》所作的插图中《地狱的旋风》一画,大大激发了我的想象。”鲍罗丁的交响音画《在中亚细亚的草原上》就是展示鲜活的俄罗斯生活画面的音乐绘画的杰作。用音乐来表现绘画的还有柯普兰的《林肯肖像》、亨德密特的交响乐《画家马蒂斯》、穆索尔斯基的《荒山之夜》、拉赫马尼诺夫的交响诗《死岛》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