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断腕女人


□ 韩振远

断腕女人
韩振远

韩振远 山西省临猗县人,一九五八年十月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多年来在全国各地发表小说、散文作品二百余万字,在多家报刊开设散文专栏,二○○四年,散文《苹果与女人》获中国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著有散文集《家在黄河边》《山西古祠堂——矗立在人神之间》《遥望远古》等。

母亲的病是脑血管堵塞影响了眼部神经,造成暂时失明,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情况很严重。把母亲送进眼科医院病房时,里面站着一个女人,看样子是从农村来的,三十多岁,身材瘦削,短发,穿着件淡绿色的衣裳,眼圈乌青,不像是在治病,空荡荡的病房里没有点滴架,床头的小茶几上没有药物,连病床上的被子也叠得整整齐齐,一尘不染。我当时的感觉是这病房太凄冷空旷。从母亲进入病房起,女人一直在走动,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下午,五弟夫妇,两位表弟,还有三姨陆续来到医院看望母亲,病房开始有了点生气。女人进进出出,步履矫健,我送三姨时,看见她竟在医院大门口张望,神情焦躁,一副心烦意乱的样子。医院门口人来人往,谁也弄不清她到底是个做什么的。
亲戚们走后,母亲迷迷糊糊地喊想小便,不等我扶起母亲,那女人走过来,接过便盆,说:“让我来,这不是男人干的活。”女人手脚利落,很快又扶母亲躺下。这时,我惊讶地发现,这女人只有一只手,右手从手腕处齐齐断掉,光秃秃发亮的腕部像一截肉棍。
我问她是哪个村的。她说:“马家沟的。”有了话题,女人显得谈兴十足。我仍没能弄清她到底是个病人,还是医院里的工作人员。不由得问:“你是来看病?”女人直起身,指着眼睛说:“来看眼睛。”昏暗的灯光下,我这才仔细看女人的眼睛,看样子是被人打的,一只眼圈乌青,熊猫一样,不等我问怎么回事,女人说:“那挨刀的下手真重,就一拳,弄成个眼底出血,医生看了,说不要紧,吃点药,养几天就没事。”
我明白,她说的“挨刀的”一定是她丈夫。但从她的话里,我没有听出丝毫的怨恨,反倒带着几分亲昵。在农村,我见过许多这样的女人,在家里不管打闹的如何天昏地暗,一到外面说起自家男人来,言语里总带着发自内心的亲切。
女人一直没有躺下来的意思,靠在被子上,乌青的眼里发出幽怨的光,望着我说:“我那人,啥都好,就是个暴脾气,一句话不对就挥拳头。”接着,叹一声说:“也是个可怜人,从小没爹妈,十七八岁时打架把人弄成重伤,在监狱里关了几年,坏脾气还改不了。这次,只为一句闲话,就动起了手,其实,我也是为他好,叫他别和以前那些兄弟来往。”
听了女人的话,我想象着她丈夫的样子,留着小胡子,面目狰狞,脾气暴躁。问:“你家掌柜现在做什么?”
说起丈夫,女人好像来了兴趣,直起身,说:“从监狱出来后,学了房屋装潢手艺,整天在外面干活,现在连徒弟都带上了。”女人说着,挥动胳膊,那只断腕在灯光下发出凄惨的光,异常刺眼,让人不由得猜想她生活中的苦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