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革命的悖论


  当革命推翻旧体制而着手建立新体制时,革命者如何继续保证它最初的正当性或合法性?经常出现的情况是革命者最终变成了吞噬自己子女的恶魔。

  农场里的一头猪,在提出了“人类剥削牲畜,牲畜须革命”的理论之后死去。三天后,农场里掀起了一场由猪领导的革命,原来的剥削者——农场主被赶走,牲畜们实现了“当家作主”的愿望,尝到了革命果实的甘美。农场更名为“动物庄园”并且制定了庄园的宪法──七诫。

  但不久领导革命的猪们发生了分裂,一头猪被宣布为革命的敌人。此后,获取了领导权的猪拥有了越来越大的权力和越来越多的特别待遇,逐渐脱离了其他动物,最终蜕变成为和人类完全一样的牲畜剥削者,鲜血换来的动物庄园理想田也遭到践踏抛弃。

  这就是著名政治讽刺小说家奥威尔在其惊世之作《动物农场》中讲述的故事。这部寓言体小说以惊心动魄的故事指出了:由于掌握分配权的集团的根本利益在于维系自身的统治地位,无论形式上有着什么样的诉求,其最终结果都会与其维护社会公平的基本诉求背道而驰。夏志清教授认为:“西方文学自伊索寓言以来,历代都有以动物为主的童话和寓言,但对二十世纪后期的读者来说,此类作品中没有一种比《动物庄园》更中肯地道出当今人类的处境了。”

  那么,假如这个“农场”中有一头品质高尚、坚持理想的“正义之猪”呢?

  还真有这么一个人。

  托马斯·潘恩,就是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革命者,他不甘于让革命消沉于平庸的利欲,更不忍其滥觞残酷的血腥。他对革命的清醒认识与狂热信仰,让他在革命中脱颖而出,却又最终被革命一次次牺牲抛弃。

  潘恩出生于美洲独立革命与大陆革命之际,可谓正得其时。这个英国的激进分子,法国的革命战友,美国革命的指路人,他纵横于三个国家,用自己的笔鼓吹革命、宣传革命、捍卫革命,成为各国革命领袖的挚友,为革命的进程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正是潘恩被罗伯斯庇尔抓捕,被华盛顿出卖,被英国人唾弃,受尽了革命的愚弄。

  一七七六年一月,美国独立战争已经打响九个月,但是人们的思想意识还是一片混乱。华盛顿每天都带领大陆军紧张战斗,但他们只反对议会而不反对英皇(有点类似梁山好汉“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对革命前途一片懵懂茫然。以至于出现了这样可笑的局面:当英王四处调兵遣将围剿大陆军时,华盛顿和他周围的军官们却在前线的晚餐中“为英王的健康干杯”。这种蒙昧怯懦的不智之举,直到一七七六年一月十日潘恩写出《常识》才结束。潘恩明确指出英王是北美万恶之源,要为英国在北美的行为负最主要责任,他大声疾呼道:“让我们为宪章加冕,北美的法律就是国王!”他不仅为战争发展指明了方向,也为战后的共和之路指明了方向,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现代美国的思想之父。华盛顿也承认《常识》“在很多人心里,包括我自己在内,引起了一种巨大的变化”。至少从《常识》发表之后,华盛顿及其战友,再没有为英王的健康干过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