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楚天奇


□ 孙方友

  楚天奇的爷爷叫楚国光,1907年在陈州当邮差,承担陈州县城南几个镇步班邮路的运递任务,当时称“大清邮政”。所谓步班,就是主要靠步行挑担。
  听楚天奇的奶奶说,那时当邮差,邮政局仅发一件无领无袖带有红边的绿色号坎。胸前部有黄色“邮”字。携带大清邮政局颁发的“护照”,可以畅通无阻。当步邮,不但磨脚而且毁鞋,两个月就要换一双新鞋,换新鞋之前,还要先让家人踩鞋,就是先把新鞋穿上两天,将鞋踩软乎,省得走长路脚上磨泡。
  清朝末年的邮资较贵,有钱人家才会寄信。当时一分银等于16个铜板,而一个铜板能买一个烧饼。寄一封100公里内的平信就要16个铜板,对于穷人来说,这个花费实在太奢侈。
  清末时期的邮差很苦,天不亮就打上裹脚出发,徒步近百里,有时在路上买点吃的,有时自带干粮,饱受风霜暑热不说,还要手持棍棒,以防野狗的侵袭。
  一般情况下,几十公里的邮路要走近两天时间,担着沉重的邮件风餐露宿,不但赶夜路,还要穿越人迹荒芜的地带,有时还会遭遇土匪。好则匪有匪规,他们一般不抢邮差。民国以后,改为“中华邮政”。
  楚家人说,旧世道邮差工资不高,每月只有10多个银圆。每天天不亮去领班,领了班就上路,用洋油灯照明,将铁皮饭盒搁在灯上,利用灯的余热保温。到了一地,先摇铜铃,铜铃一响,大家就知道是邮差来了。
  楚天奇的父亲也干过几年邮差,只可怜1938年陈州沦陷后,邮路中断,他只得回到镇上给镇上大户雷家当佃户。楚天奇的父亲叫楚来福,接父亲的邮担时才十七岁。
  他原来在镇里张家绸缎店当学徒,没干过苦力,突然要挑数十公斤的邮件走长路,承受不起,肩膀被扁担磨破,血水,汗水浸湿了邮包,但为了生活,他竟咬牙坚持了下来。
  小时候,我们常听他唱当年的邮差歌谣:肩上担子沉又重,几十路往前行。扁担前面挂风灯,后悬铜铃叮灵灵。行走一步担一闪,夜静铃声传悠远。穿过大村和小寨,不知何时到邮站……
  楚天奇从小就跟父亲学会了这歌谣,虽然他知道旧社会当邮差很苦,可一到新社会,邮政人员就翻了身。吃商品粮不说,每人还三年发一辆“飞鸽”牌自行车。
  那自行车是特制的,一色的草绿色,圈明条亮,放在大街上就没人敢偷。投递员还统一服装,每天像天使一般飞行在绿色的田野间,很让人羡慕。所以,楚天奇就十分想当一名投递员。为此,他还暗中抱怨过父亲,不该舍弃邮政职业,若是不舍弃,解放后肯定也进了邮政局,自己也可接班干投递了。
  为了能当上投递员,他常去镇邮所给人家帮忙,有时帮人家上袋,有时帮人家接车,时间长了,就与邮所的人混得厮熟。人熟了,就得到了信任,有时某个投递员有事请假,就让他代投,工钱不多,一天九毛钱。
  但楚天奇很高兴,给队长请假,每天还按规定交队上四毛工分钱,剩下的五毛钱,他舍不得花,午饭拿两个馍,渴了到村里讨口凉水一喝了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刊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