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VCD


□ 张学东

张学东,1972年生。作家,文学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居宁夏银川。迄今先后在《中国作家》《十月》《当代》《上海文学》《天涯》《作家》《山花》及《长城》等刊发表中短篇小说逾百万字,小说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小说精选》《中篇小说选刊》等转载,数篇(部)小说连续入选2001~2005各类年度优秀小说选本。系中华文学基金会《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入选者之一,著有中短篇小说集《跪乳时期的羊》及长篇小说《西北往事》《妙音鸟》等。被评论界称作宁夏文坛“新三棵树”之一。

眼下这种天气,黎小明还裹着一条厚毛毯,木木愣愣地呆斜在床上,睡着了似的一动不动。黎小明一直近乎于倔强地保持着这个固定不变的姿态,谁来劝他也没有用处。
一个人成天这么古怪地坐在床上,不吃,不喝,也不说话。感觉他好像正将身上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那条毛毯上,得了重伤寒似的拿毛毯卷紧自己的身体,一坐就是一整天。原先一向白净文弱略微带些腼腆气的黎小明,此时满脸参差不齐的胡茬子,从前精神的小平头也乱成一蓬鸟巢,脸脖子双手以及两只脚掌全都黑乎乎的,他拒绝让郭英帮他洗或用湿毛巾抹一下。他的眼神终日呆滞无神,仿佛两颗沉浸在平静海底里的黑色石子,一动不动。
有时候整整一个上午他的眼皮也不会眨一下,面无表情,只是用僵硬的目光死盯着房中的某个角落。时间就是在这种死气沉沉的呆视中一分一秒划过去的。
房子是个套间,不大一点,有些残旧了,四周的墙壁有斑驳的颓痕和蛛丝网迹。外间面街的房子是黎小明和郭英两口子开的一间麻辣烫小食店,里面能支三两张木条桌。以前店刚开起来的时候生意还是挺好的,后来因为发生了那件事,店被查封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每天进来吃饭的人就明显地少多了。
摆放在里间房有限空间里的几样简单的家具是:一对单人沙发(黎小明从一家旧货市场花90块钱买来的,郭英又亲自动手缝制了一对新沙发罩子),一台蜜蜂牌缝纫机(郭英娘家的惟一的陪嫁品)和堆放在床上的一套崭新的被褥枕头(黎小明的母亲用了半个月时间赶制出来的),以及挂在靠床头那面墙上的一幅彩色结婚合影照(相片上的黎小明和郭英有着同样灿烂的笑容)。这些都在足以说明这的确算是间新房,电视柜上原先是有一台长虹彩电和一部性能良好的厦新VCD机的,现在却空着,上面落了一层厚厚的尘灰。
那晚,黎小明的确是急眼了,那些人要搬走家里最值钱的两样电器,他才扑过去拦挡的,否则,依他的性格是不会跟那些人发生口角的。当初为了买这两样东西,黎小明跟郭英都是咬了咬牙才下定决心要买的。郭英当时说要不咱先买台电视看吧,VCD等以后情况慢慢好了再说。黎小明并不是一个凡事都能看得开的人,但在这件事情上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他劝郭英说咱们结一场婚多不易啊,一辈子就这一回,怎么能瞎凑合呢,就是借钱也得买。
当时的情况是,黎小明刚刚冲过去想挡住他们,立刻遭到了两名壮汉的冰雹似的一通拳脚。最后,那伙人死死抓住了黎小明的头发反剪了他的双手,给他狠狠地尝了尝架土飞机的滋味。黎小明后来也因为他先出手阻挡并跟联防队员有拉扯行为而多出一条涉嫌妨害公务罪,虽然比起那些联防队员施加在黎小明身上的武力和拳脚,黎小明的那两下子只不过是给老虎屁股上搔了一下痒而已。再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更何况一个血气方刚的新婚男人。黎小明不能眼看着别人把自己家里的东西搬走。
那晚,郭英完全被突如其来的情形吓傻了,她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经受过这种从天而降的恐吓,浑身一直在剧烈地发抖,整个人都懵了,缩在被子里不敢出来。那伙自称是警察的人闯进来的时候,黎小明和郭英已经脱了衣服睡在床上了。
当天晚上是黎小明和郭英新婚头一夜。其实,这之前他俩已经登记领证并在一起同居了一阵子,这个白天他们只不过是补了一道手续,把大伙请来喝了杯喜酒,算是宣布正式结婚了。因此,依然沉浸在白天喜庆氛围中的小俩口当然做梦也不会想到夜晚的这一幕。
那时候已经过了晚上十点半,郭英自己早早就躺下了,她觉得身体有点不太舒服,大概是白天办酒席应酬客人太累的缘故。这时黎小明正神神秘秘地蹲在地上捣鼓着那台新VCD机。这间房子里因为不通闭路,所以电视一点信号也收不到。
就在这天傍晚,郭英送走了最后一拨远道赶来贺喜的亲友,回到家照镜子的时候忽然记起来自己一早在孙二娘的美发店盘新娘头时,身上没有带够钱,就先欠着了,这阵想起来赶紧使着黎小明给人家送过去,顺便还包了些糖果瓜子带去算是致谢。在这种事情上黎小明和郭英的看法是一致的,好欠好还,再借不难。反正,他们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占什么人便宜,他俩一门心思想靠自己的双手和汗水在这条街上挣钱过日子。
黎小明去美发店送钱,回来的路上正好碰上刚刚喝了酒的孙二。孙二是这条街上一个很闲散的男人,穿着挺讲究的,头发梳得光亮,平时帮他老婆料理一下生意上的事情,多数时间都在这条街上晃来晃去,孙二迎面跟黎小明打了个招呼,笑嘻嘻地说老弟今儿可是你小子的大喜日子,还不赶紧回家陪着新娘子去,当心让老猫夜里给叼走了。说笑间,孙二突然从裤兜里掏出几张亮晶晶的碟片,悄悄对黎小明说,我这里可有好宝贝呢,贼他娘牛逼,你想不想开开眼?黎小明老早就听说过这种片子,可从来没有真真正正见识过。他正犹豫着,没等说想不想看呢,孙二竟顺手塞给他两张,说咱俩谁跟谁?你就放心大胆拿去看吧,就算是老哥送你的结婚贺礼,往后你嫂子来你这吃麻辣烫,可别再收钱嗷。黎小明本来是想拒绝的,可话刚到嘴边孙二已经扭头往前走了,他听见孙二转身的时候好像说,你们小俩口晚上没球事,看一看挺他妈过瘾的。说着,人早已拐过了这条街,消失在昏黄的暮色中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