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酒泡人参


□ 叶明新
老酒泡人参
叶明新

  1
  
  进展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聂鸣今年正好四十岁。他认为性有时重要,有时不重要,完全看人处于什么时间段中。他说,赚钱的时候我就觉得性一点都不重要,可有可无——不过这是指赚钱的过程当中。赚到了钱,落袋为安了,陡然松弛的神经和随之而来的喜悦会使人立刻想到性,这时性欲往往来得很强烈,说排山倒海也不为过。但是没赚到钱的时候,也就是业务搞砸了的时候,性是萎缩的,一般不会想到性,就是想到了也提不起劲头来。
  他把性和时间金钱联系在一起,分析得很细,应该有点道理啊。
  聂鸣在半年前搭上刘卿丽,按照他的理论,那时该是他事业上春风得意的时候。不过他没有料到会后院起火,红杏出墙的事让李娴察觉了。他没做任何辩解,因为也无法辩解。事故的倒火索是他西服口袋里的一只避孕套。那是一只还没来得及用的杜蕾斯避孕套,被李娴整理衣服的时候翻到了。他和李娴从不带套的,主要是李娴感觉不舒服,觉得是异物进入了体内。前一天他买了两只,是两个密封袋用齿轮线连在一起的那种。当天和刘卿丽幽会的时候用了一只,撕破袋子后残余部分还连在没使用的那只上面。
  当律师的李娴平时口才挺好,词锋锐利,能把清水说得点得着火,但那天居然一时处于失语状态。半天才带着鄙夷的口气刻薄地说,原来是肥水流到外人田了。我总认为你老实,哼哼,想不到也会偷吃——听起来好像他是一只猫似的。
  李娴是个略有洁癖的女人,具有从不和人握手、推门用脚顶、经常洗手等习惯。也许是认为聂鸣的行为严重玷污了他们的婚姻和爱情,一怒之下,搬到司法厅的宿舍去了。至于什么时候用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的权益,估计是时机未到,还不见她采取任何行动。聂鸣找过她几次,试着庭外和解,都被她严词驳回。时至今日,他们还处在分居状态中。
  
  2
  
  聂鸣驱车来到人民广场,将车停在广场东侧的八一礼堂大院里,然后步行穿过广场,过地下通道,来到位于广场西侧中山路口的跑火酒吧。二十分钟前,在万寿宫搞文具批发生意的朋友王洋打来电话,说有要紧事面谈,约见地点就定在跑火酒吧。
  聂鸣本来可以把车停到新大地电脑商城门口,那样的话到跑火酒吧只要走几步路。但他不太愿意和王洋打交道,在潜意识中有意推迟见面。他看不惯后者永远洋洋得意的嘴脸,似乎全世界的好事全落在他头上,这对于公司办得不景气的他是一个残酷的参照。当然,他也打心眼里佩服王胖子肆意随时放大微小喜悦的本事。聂鸣和王洋既是朋友,也是生意场的伙伴。不过人到中年的他,已经能够尽量做到一视同仁地面对自己的好恶,对个人情绪也可以控制自如。
  王洋已经先到,斜着身子坐在靠墙的秋千椅上。他一只脚踮在地上,将椅子微微晃动着,看起来舒服得不行。看到聂鸣进来,他猛地挥动了几下粗短的胳膊,还大叫了一声:喂!
  聂鸣回应地挥了挥手,赶紧走了过来。他在王洋对面坐下,王洋将茶几上的香烟向他推过来。他摆摆手表示谢绝,说这几天抽多了,喉咙不舒服。王胖子呵呵呵呵地笑着,不停伸手摩挲光秃秃的脑袋。
  好久不见啊,你他妈的又胖了一圈,找我有什么事?他向王洋寒暄。
  王洋说,老子就像同性恋似的,总是想到你。呵呵,我找你肯定有好事。
  他对聂鸣说,前天他在政府某机关单位拿到了一张定单,对方要80K硬皮抄和不少文具,价钱不错。王洋说到这里又呵呵地笑起来。笑完之后,他伸手拍拍聂鸣的肩,用一种认真的口气接着说,有钱大家赚,有钱大家赚。你帮我把货组织过来。说着,从公文包中取出一张纸,自己先看了一眼,再递给聂鸣。聂鸣接过纸片来看,上面是硬皮抄的数量、规格以及封面设计和具体冠名和其他文具的种类。
  聂鸣首先笑着肯定了这是好事,接着他对王胖子说,亲兄弟,明算帐,我们还得先签个合同。
  胖子瞪眼看着聂鸣,上身不断后移,像看什么似的。得了吧,我们之间还搞这个?以前又不是没合作过!
  聂鸣不好意思地笑笑,小声解释说,最近公司新加了两个股东,他们做事比较把细——
  王洋立刻打断了他的话,不就是李刚和肖震那两个鼻涕佬吗?没事没事,他们我都认识,在一起赌过博。
  聂鸣说,那好,那你赶紧将50%预付款打过来。王洋说,好说,好说,不过我最近周转有点问题——聂鸣赶紧打断他的话说,没有预付款绝对不行,我要不到货的。
  王胖子又呵呵笑起来,我没说不打款啊,你急个卵!你通融一下,我先打30%,余款后面再给。他拍了一下胸脯,信誓旦旦地说,政府机关单位要的货,我用脑袋担保,回款绝对没有问题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