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就是他一生疼爱的孩子


□ 王立世

  如果有人问我最崇敬的当代诗人是谁?我会毫不迟疑地回答:叶文福!当今社会,功名利禄有几人能放下,诗被冷落也就不足为奇,奇的是诗人还多如牛毛,难辨真伪。叶文福就像夜空中留下的最后几颗星,高远、晶莹,用特有的光芒温暖着天空和大地。

  2011年岁尾,我登门拜访了叶先生。右脚还没迈进门槛,双手就被先生宽大厚重的手掌紧紧握住。我想起了六年前,在雪路上行车五个多小时,赶到一所大学听先生演讲的情景。当看到先生那张生动的脸,听着先生天籁般读诗的声音,我心海里波翻浪涌,久久不能平静。在客厅坐定之后,先生沏茶时,茶叶几乎和杯子一样高,浓香很快就弥漫开来,就像他的为人一样醇厚。家里比较零乱,但墙上挂着的自画像却十分醒目,一副愤世嫉俗、风骨凛凛的样子。那天早晨,先生兴致很高,说话率真幽默,每一句都字字珠玑,像一行行燃烧的诗。他一口气创作了两首《哭谭嗣同》,其中一首我一下就记在了脑海:千秋做鬼是人雄,溅血唯君血最红。为使中华行一步,敢将此项断刀锋。龙飞凤舞的墨迹还未干透,先生毫不掩饰内心的喜悦,边读边自我陶醉地说:“好诗!好诗!”同行的马老师问他:“平日写不写楷书?”他反问:“我这性格还能写了楷书?但我要用诗书写自己的正楷人生。”马老师想索要他这两幅字,他左看看,右看看,有点舍不得,最后还是慷慨送出。他与马老师有相逢恨晚的感觉,不问大小,直呼其名,倍感亲切。前些日子叶先生为我写了一首励志诗,我也以此为由乘机向先生求字,话未说完,叶先生就疾步把我领到二楼他的书案前,把早已写好的书法作品赠送给我,诗人豪放中也有细腻的一面。

  说起身世和经历来,叶先生滔滔不绝,谈兴甚浓。他父亲是光绪年间的秀才,六十四岁时才有了他。孔夫子也是六十四岁的父亲的儿子。虽为晚生子,但父亲要求非常严格,两岁时就开始背千家诗和唐诗。本来是左撇子,父亲硬逼着他用右手写字。小时有点口吃不会说话,但会吟诗,就像挪威人不会走路,会滑雪山一样。在蒲圻师范上学时,写出平生第一首诗:我怀壮志透云霄,恋水依山气自豪。荷花纵香留不住,英雄四海任逍遥。诗中藏匿的荷英,是母亲干女儿的女儿,长得苗条俊美。先生做了一年小学教师,1964年穿上了军装,成了一名工程兵。让他羞愧的是身为军人,举不起凿岩机,当不了风钻手,甚至搬不动大石头,只能当爆破手。但他写起诗来如鱼得水,忘了天地日月。战友们沉浸在甜蜜的睡梦中时,他却在室外拉一根电线摆一张桌子写诗,常常是写着写着睡着了,半夜被冻醒。1977年,他第一次投给《诗刊》的18首诗就是反映工程兵生活的,因具有飞蛾扑火般的真诚,像煤一样“我要燃烧”的激情,时任《诗刊》副主编(没有主编)的葛洛先生看后兴奋得半宿睡不着觉,通过作品组组长时永福约见先生面谈,随后有11首诗分3期在《诗刊》发表。先生在山西从军八年,收获了属于自己的真爱。当年,19岁的王粒儿是工程兵电话员,非常热爱诗歌,她第一次听先生上课时就说“老师是屈原,我就要做婵娟”。于是,他们相爱了,一次先生说“说不定我有一天要坐监狱的”,粒儿随口回答“你坐了监狱,送饭的就是我”。1988年3月20日,是与粒儿结婚的日子。一个为幼儿园孩子争房子的大诗人,自己结婚时却无立锥之地,还是时任原平县委办公室主任的青年诗人贾真,在县招待所为他布置了一间洞房。粒儿在先生身边时,不管先生说什么,做什么,总是美丽而深情地笑一笑。先生写字时,还帮助研墨。对先生生活上那份细心、体贴、周到,心灵上那份默契、相知、相惜,世所罕见。粒儿也是一位诗人,但所有的作品都是写给先生一个人的,其中有一首《微笑的百合》先生给谱了曲,有机会便唱。粒儿现在在一家物流杂志工作,每天早出晚归,披星戴月,支撑着一个诗人寂寞而崇高的事业。先生对粒儿一往情深,给粒儿写了一百多首情诗,打开电脑,给我们朗诵了十多首。看着陶醉在爱情甜蜜之中的诗人,听着他们的爱情传奇故事,我们也被深深感动了。叶先生写了一篇散文《我尊岳父太行山》,一般人把岳父比作泰山,他却比作太行山,思维独特,也可看出他对岳父对山西这方热土的感激之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