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松花江上


□ 张曙光 桑 克


鼹鼠的教育学(外一首)
张曙光

谈论着天气,和今年的收成
人类的近视眼镜架在未来通红的鼻子上
暑假过去了,孩子们返回了学校
他们的识字卡片散落在
从远处田野吹来的风里。一切
没有变化。牵牛花依然在栅栏上
向着秋天奋力攀爬,苹果依然按照
牛顿的定律从树下砰然落下
季节并没有带来意外的
礼物,只是变换着风景的画片
像一部幻灯机
老式的,上个世纪
五六十年代流行过的那种
它们和一些过时的观念和词汇一起
任意堆放在时间发霉仓库的一角
没有人留意。我们能从里面
学到些什么,既然已远远背离了
自然的属性?通过隐秘的地下考古学
我们发现了采石场、矿坑、石油
和一具具无法辨认的尸骨
而街舞和DV是全新的,还有彩色的眼影
是的,但我们仍然记得
那些古老的箴言,譬如:"生活多么美好"
以及"过马路时要小心车辆"
或"我们那么深地爱着我们在
大地深处黑暗而温暖的巢穴"

很久以前

我有意放慢了脚步,为的是
让季节追上我的步伐,这只是徒劳
花坛里的串红仍然执拗于
它们的鲜艳,林阴路上的树叶
也只是漫不经心地飘落
似乎在敷衍着什么。整整一个下午
我都在江边散步,或坐在长椅上
独自一个人,享受着孤独
和温暖的阳光。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在某年某月的某个午后
那一天只属于我,贮存在
我记忆的私人相册里,在时光中
变得黯淡。我曾经拥有过一只猫
几本相册,写过几首关于相册的诗
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现在季节终于追上了我
我静静地坐在窗前,等待着
冬天和它的第一场雪

雾(外一首)
桑 克

那道雾,该在最后出现的
而现在,在这关键的中途,它却晃着怀孕的身:子来了
谁好意思从它腹部穿过去?谁好意思呢,面对这样
的存在
我只好等着它散去,这样的等需要耐心,或到北斗
七星改变形状的时候
也没什么指望,我想该找些事做,于是我发明了打
铁、棋艺和诗
在诗中,我竟建立了另一个国度:只有细细的雨
儿,小儿女似的伏在膝前
那些星辰的耳坠在她的发间摇曳,还有那管老钢笔
在她的手心滴出墨液,流得很均匀,那几个字,我
是认得的
那几个字,我怎能忘记呢?我想这是我最后一次拥
有奥秘的机会了
我在这个时候,早就忘记最初的使命了

每一天

放下烂书,然后去洗碗
这都是我喜欢做的烂事儿
如果有人对我下命令
这美好的一切也就变了味儿

这就像我喜欢当奴隶
都是发生在我糊涂的时辰
如果有人当面对我喊:
"奴隶!"我不仅骂人而且杀人!

生活中的许多事都是这样
如果没有人点破,一切
将非常平静,相爱的人继续
相爱,不认识的人继续不认识

但是总有多事的人,就像总有
我这样卑贱的人,不低三下四
就不像活着,因为在生命的底层
能看见上面看不见的秘密

夜晚。是这样被度过去的(外一首)
文乾义

铺开稿纸,夜晚就开始了
一上来,还有些微蓝色,让人
想到和某些音乐有关,很抒情
似乎也透明,也流动的音乐

铺开的稿纸上,灯光有些发黄
是灯光使稿纸更黄。黄色,其实
是很温暖的颜色,极容易产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2004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