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想分手


□ 修 白

  一
  南京的夏天热,是那种湿热,像油腻腻的热抹布,贴在你身上,把你裹着,走到哪里都甩不掉。而不像北京,有一丝丝风,就带走了。所以,我的夏天是不分白天黑夜都要待在有空调的电脑边上的。一来可以凉快,二来可以在网上跟女人QQ。
  不少网友知道我的年龄只有26岁的时候,就不愿意再搭理我了。我知道,女人是不喜欢这个年龄的男人的,这个年龄的男人没有权,更谈不上钱,钱这个东西对于女人来说是衡量一个男人成功与否的重要砝码。明白这一点后,我就调整了自己的年龄和身分。我最近在网上登记的年龄是38岁,职业是旅游专家。没想到这么一改,我在网上就交了桃花运。那些新认识的女人纷纷过来和我聊天,聊得差不多,就视频。有个女人叫忧伤玫瑰,视频后,对我的相貌还是比较满意的,觉得我长相年轻,不像一个38岁的成功男人那样发福。她约我见面,地点定在火车站。新修的南京站很大,我对那里不是很熟悉,去了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呢?一个男人去和陌生女人约会,充满了不确定性,有的时候是一场艳遇,有的时候就是一场陷阱。
  可是,她的模样对我还是挺有吸引力的。她长得有点像我的师妹小雪。小雪是个好姑娘,可惜她给清华的一个小子捷足先登了。他是她的老乡,中学同学,都是北京人,我还有什么竞争力呢?况且小雪这个看似温顺的女生,骨子里还是有点拗的。她的眼里只有她的男朋友,她死心塌地要嫁给他。在她眼里,好像全世界的男人都不存在,只有她男朋友才是男人。
  一天下午,我在南大前面的广州路上瞎逛,刚好遇到小雪,我们不约而同地走进了先锋书店。才上二楼,她的手机响了,是她男朋友打来的。她男朋友知道她和我在先锋书店,就要求她立即回宿舍,八分钟后他打电话到她宿舍。可怜的小雪来不及和我打个招呼,掉头就跑,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冲下楼梯。广州路上的先锋书店离研究生宿舍楼有段距离,况且她们女生住在六楼,看着小雪慌张的样子,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沮丧和妒忌。我没有翅膀,我要有翅膀,她那么可怜,我还是会借给她的。一个女人对男人痴情到这种地步,我们这些历史系的男生只有把眼睛捋到别处。
  我决定和忧伤玫瑰见面,时间定在晚上七点。刚好吃过晚饭,就省了我一顿饭钱;天也不是很黑,好让我看清她的模样和年龄。在现实中,她到底有几分像小雪,更重要的是定在这个时间,要是情况不对,我好随机应变。就像上次,我去火车站接一个网友,视频还不错的一个女孩。到了出站口,她刚走到我面前,一股人腥味扑面而来,吓得我往后蹭——蹭——蹭,连退三步,掉头就跑。
  要是女人的身体还没有走近,就散发出这样浓烈的人腥味,一定是个有病的女人,至少她是不干净的。我喜欢干净的女人,甚至是干净得有点轻微古怪的女人。这样的女人身上总会散发出草茉莉的幽香,一缕一缕,似有似无的香味儿,叫人难以捉摸,青幽幽的,像是半夜草坪上的雾霭,柔得人心都要化了。小雪就是这样的女孩。就在我准备出门的时候,手机响了,难道是忧伤玫瑰已经到了吗?我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的号码,竟然是小雪的。......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