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造物的技术和形式研究


□ 罗 勇


由于现代科学技术创造的一切成为了我们的环境,所以我们生活在一个由大量人造物、幻景和虚假的表象组成的世界之中。那个纯粹的自然世界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理解性”的技术世界。就现代艺术而言,这意味着造物的方式和结果发生了转变,即技艺向技术的转变,以及自然形式、人的形式向技术形式的转变。

一、技艺与技术

就一件古代手工艺产品和一件现代机器产品而言,我们很容易从表面特征一眼看出差异,而且也很容易把这种差异看成是机器代替人工的结果。从手工制作到机器制作的转变造成了这种差异,这是确凿无疑的事实,问题是工具和手段的变化为何和如何导致了这种差异。
这两种制作活动都是人克服自然、改造自然的活动。在自然世界中,人要战胜物质的对抗,使其驯服,听从人意,就必须发展一种技能,让人的意志得以实现。技能体现在手工制作和机器制作过程中,是有根本区别的。前者是技艺,后者是技术(包括机械技术和电子信息技术); 前者属于人的身体劳作,后者属于机器制造;前者受自然的限定,后者受技术的限定。
在技术化社会出现之前,技艺的获得是通过对人的训练来达到的。这种技能处在一种自然状态,因为身体本身属于自然,它不可能超越自然。
从18世纪起,艺术活动与一般的制造活动有了区分,艺术逐步成为纯粹的精神创造活动,而制造成为纯粹的技术活动。这里所指的技术是指建立在近代科学基础之上的机械制造技术,它完全脱离了自然技术中的那种感性特征,成为超自然的力量。近代科学技术将一切的存在理解为组织结构,即一切存在都是可以分析和构成的。它首先通过科学实验确立自然对象的组织结构、因果联系,然后按照人的需求重新组织自然对象,改变自然的形态和功能。在近代科学的世界里,自然就是一台有效的机器,作为造物主的上帝也不过是一名工程师。
这种机械自然观就莫里斯而言是一场灾难。他确信机器制品同时毁灭着工匠和消费者双方的精神,没有“灵魂”的机器会让人类失去灵魂。然而,莫里斯所持的浪漫理想是无法抵挡工业化潮流的。对技术持现实态度的是20世纪初兴起于德国的包豪斯学校,它提出了一整套关于工业制造的新理想,倡导手工艺和机器制造相结合。事实上,合作并不意味着能消除分离。 刚好相反,合作是建立在工业和工艺相分离之上的。这种分离就是形式构造和物质材料的实现之间的分离,正是科学技术以及规模化大生产导致了这种局面。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生产劳动中人的身心一体状态的逐步瓦解,劳动逐渐形式化,人不再直接与物质材料打交道,手工产品中手工艺的丰富性逐渐消失。
现代信息技术的进展更大程度地将人推向了远离现实的境地,这标志着生产已经从物质的世界向非物质的世界转变了。人与世界的关系正逐步被数字化处理的信号所控制,声音和图像、思想和行动,全都可以加以数字化处理,随时加以储藏、输送、复制、再造。如果手工业时代是摹仿世界,工业时代是改造世界,那么后工业时代就是再造一个世界—— 一个消融了物质材料的纯粹虚拟的世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