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打架的季节


□ 马步升

打架的季节
马步升

  老右的婆娘被梁四“那个”了几年,老右终于忍不住了。在一次割麻时,老右打了梁四。打完后,两个人和社员们一起又继续割麻。队长要老右写处分两个人的通报,老右坚决不写。这场打架发生在1976年9月17日,这事后来怎么样呢?
  
  公元1976年9月17日,我目睹了一场打架。
  那一年,我13岁,初中毕业后,回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一年了。在这一年中,前三个月,我与社员群众一道,白天与天斗与地斗,晚上与阶级敌人斗,无日无夜,不遗余力。在春季来临时,我光荣地成为公社的一名小牧民,看管着队里百头山羊绵羊。春天,羊们情焰汹涌,在那些个热火朝天的日子里,我曾无数次目睹过这些畜类在光天化日之下做没廉耻事,而且职责所使,我还得帮助它们完成全套让人羞于启齿的动作。不用说,我对两性间的事情还在雾里看花,但我得本着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引导、指导、帮助、强迫羊们做这些事,羊群每年的产羔量是衡量牧羊人工作业绩的唯一尺度。我还发现,畜类与人有很多共同之处,比如,哪头母羊长相漂亮,公羊便整日缠着不放,外形差点的则备受冷落。以动物的情感选择而论,公羊的行为无可厚非,若以大力发展社会主义畜牧业的革命需要出发,公羊则是一种严重的铺张浪费行为,它在一头母羊身上无论下多大工夫,也只可使其一年一次受孕。根据浪费是极大的犯罪这条领袖教导,给它戴顶坏分子帽子一点也不冤。一个羊群只配备两头公羊,也就是说,一头公羊要面对几十头母羊,公羊挑三拣四,便可导致许多母羊错失产羔时机。这就要求它们必须普降甘霖不偏不倚,站在集体主义的高度,对漂亮母羊的爱要懂得节制,对丑母羊闭着眼睛也要去爱。可是羊们总也觉悟不到这个层次,牧羊人的工作便是拉郎配,管它们情愿与否,先将丑母羊拴在树上,再强行让公羊入洞房。公羊角顶脚踢,拼力拒绝。每逢此时,我油然想起“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教导,一下信心百倍,决不允许自由主义在羊群泛滥,一顿皮鞭下去,公羊一边叫嚣抗议,一边勉为其难。到了秋季,一群羊变成一群半羊,我也被评为全公社的优秀社员。领奖归来,心情无比激动,决心苦干加巧干,让更多的母羊快产羔多产羔,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增砖添瓦。不料,阴雨连绵,羊群出不了山,只得关在圈里吃干草。在羊圈给它们配种,群羊奔突吵嚷,双方担惊受怕,不易受孕,产出羔来也毛病多多。空有雄心壮志,闲极无聊,就去工地帮忙。这使我有幸目睹了打架全过程。
  现代人都变得精明了,自身的年龄堂而皇之成为隐私,自身的经历,尤其是贫贱的经历秘不示人,人人都极力装扮成生于豪门大宅成长于富贵温柔乡,自小爹妈顶在头上,全社会目光聚焦,天生一个宝贝蛋的样子。我始终不明白,这究竟有何意义?年龄和经历都写在脸上,褶皱、肤色、精神气质,都是一个个象形文字,要是从老祖先那里必须把裤子穿在脸上,就用不着这样费尽心机了。我把自己的年龄和一段难以启齿的经历,一股脑儿不打自招供出来,不是说我傻得跟古代人一样,我只是试图表明,那时候,我已具备了观察世界记忆事件的基本能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