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躲避在夜色中的回忆


□ 戴文晔

过去的一切都没有过去,他们在另一个时空继续着,痴情地等待着我们再一次不顾后果地陷入。我看着这篇小说,看到了所有文学创作者心中的过去,也看到了读者面对这过去的大放异彩的脸。我突然意识到,我们这是在搞伪科学,并且,没有比这样的伪科学更叫人兴奋的了。我们自己,由于幻想和回忆的诱惑与纵容,把我们的灵魂躲避在了黑夜里,成为了不是弱视就是幻听的那么一群人,然后在比我们更严重的人们那里,汲取他们的痛苦,并且由这些痛苦中,感到神清气爽,胃口大开。
我不想在看完一篇小说后谈技巧,因为那毫无用处。面对同样敏感而痛苦或者说恬静的灵魂,我所能做的只是某种交流。
小说情节的白天部分十分混乱,而夜晚则安详、甜蜜、紧张,小眼儿的爱情是掩饰在夜色中的,就和任何人细腻的回忆一样,只能在某种不太具象的保护下小心翼翼却又顽强不息地存在着。
我起身回家。村子里黑洞洞的,一个人也没有了。走到我家院门口,我在石狮子边的青石上坐下,亮小菊从黑地里闪出来,坐在了我的身边。她把双手伸出来,让我握住。她轻轻叫我一声名字,我愣了一下。已经好几年没人叫我名字,我只是在作业本上写它,现在听着感觉都有点陌生。我答应一声,把她的手握得更紧。她的手稍微小一点,温度有点低,不像我原来想的那么柔软。我想让她的头靠在我身上。她没有。她直着头,在黑暗中望着另一个方向。我们默默地坐着,我想要一直这么坐着,她却转过头来,说:“跟谁也不要说,看他们打你。”说完,她抽出她的手,站起身,轻轻地走了。我看着她消失在黑暗里,像一个幽灵,连脚步声都听不见。
他们的爱情很简单,就像张楚的那首歌中说的一样“我说我爱你,你就满足了,你搂着我,我就很安详……”没有什么其他的解释,一切已经十分明了而且足以令人感到了幸福。而且他们的这种关系并没有纯净到不像在人间。小眼儿对亮小菊的恶毒的关于马大空扇巴掌的想像以及种种不堪的言论也参与其中,这在美感上做到了节制和真实,除去了任何渲染,也就达到了极致。所谓极致不是超越到了极致,而是回归到原生状态的极致。
我继续坐在石头上,六月的夜风变得凉起来,我紧紧肩膀,望望星空,想着回家去听娘的叫骂,还是坐在这里,让谁也不知道我哪里去了。
这个夜晚是安静的,轻悄悄的。这世界上有各种不同样的感情,它们或使人疯狂,或使人沉醉,但是假如有一种感情使人感到了安静,那似乎就成为一个终极的幻想,一个家园。这里主人公似乎回到了某种感情的本质,或者说作者描写的对象已经不是感情,而是对美的崇拜和保护。因为在大众的话语中感情这个词似乎总是需要某种动机,某种目的,那些心灵过于热烈精神过于固执的人们并不能理解这种撇开感情不谈的单纯的对美的崇拜。
我起身跑开,像赛跑一样钻进了刚收割过的麦子地,一跤跌倒在地里。摸到一堆麦秸杆,我就躺到上面,喘着气。不知过了多久,我睡着了。是蚊子把我咬醒的。两只手互相摸摸手腕,蚊子咬得真够呛。电影也才刚刚散场,我躺在麦秸上没动,看着人们一群群走远。放映机的灯亮着,两个人影在微弱的灯光下晃动,像两只木偶在动。头顶上繁星点点,天空黑蓝黑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