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难忘的“第一”


我认识的第一个《北京文学》编辑,是刘冠军。80年代初,不记得是1981年还是1982年,他来山西组稿。那时,我还只是一个文学青年,和别人一起去他下榻的旅馆拜访他。对于一个小城文学青年来说,谒见一个来自煌煌都城的大编辑,自然心生敬畏。不料,这个代表着庄严的文学高门槛的编辑,竟然是那样朴素和平易近人,没有半点架子。原来,这刘冠军也是一个写小说的同行,笔名刘恒,日后将名动天下。就像革命者凭着一首《国际歌》可以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找到自己的同志一样,那个年代,凭着“文学”之名,所有的文学青年,在中国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找到自己的朋友和知音。记得那天,天气是阴冷的,可他的热情和坦诚,他的家常气,立刻让我感到,《北京文学》并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只属于“名家”的地方。
  第一次发表在《北京文学》的作品,是个短篇小说,叫《枣树院》。现在看来,那是一篇很幼稚的小说,写一个作为旁观者的知识女性,对于楼下一条马路之隔的市井生活的好奇、猜测,诗意化的想象以及现实对她的修正。那是80年代中叶吧?文学的主流,以及社会生活的热点,都在关注着更为宏大的东西,而我的《枣树院》,是一个纤弱的、可以忽略不计的声音。但是《北京文学》并没有因为它的纤弱和非主流而排斥它,抛弃它。我甚至都忘记了这篇小说的责编是谁,却永远记住了《北京文学》对一个普通写作者不趋时的、诚实思考和表达的支持。
  在我30年的写作生涯中,第一次获全国性的奖项,是因为《心爱的树》,它使我获得了第四届鲁迅文学奖。我相信,每篇小说其实都是有自己的命运的,《心爱的树》之所以幸运,是因为它发表在了《北京文学》。也许,换一家杂志,换一本刊物,它就也会像我其他的小说一样,自生自灭了。多年来,我的小说们已经习惯了这种一出生即被淹没的命运,这种孤芳自赏或者孤魂野鬼般的自生自灭。所以,对它的获奖,我其实深感意外。虽说,在“知天命”之年,获奖不再会使一个人头脑发热,也不会像年轻时高兴得那样毫无负担,但我仍然从心里感谢《北京文学》。我知道,是他们真诚的努力,才使《心爱的树》脱颖而出,有机会被更多的人、更多的眼睛和心,认识并欣赏。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一棵幸福的树。
  《北京文学》60岁了,算来,我是在她风华正茂的青春期就与她相识,并有幸作为一个见证者看她走向了自己生命丰美的盛年。同时,她也记录了我——一个外省创作者文学生命的履痕。我珍惜这一切,以文学的名义。
  2010-1-8于北京
  (本文作者系当代著名作家)
  
  责任编辑 王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