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敏感地带


□ 肖 凤






善良的人们,追求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相处,相亲相爱。
恶人,为了满足自己的权势欲,煽动与制造普通人之间的磨擦、怀疑、憎恨、敌意。



我走过了德国的不少大城市、小城市和农村,沿着甫德的“浪漫之旅”深入到了德国南部的腹地——黑森林;甚至参观了交通很不便利,需要徒步攀登山路才能到达,如童话般瑰丽神秘的“新天鹅堡”。可是,回到北京以后,一直徘徊在记忆中的,却并非这些如诗如画的景致;因为,始终萦绕于我心里的,是曾经给无数平民百姓造成悲剧命运的敏感地带。
柏林市的标志性建筑物之一,是著名的勃兰登堡门。它始建于十八世纪的八十年代,比柏林市成为德意志首都的时间还要早上将近一百年。“门”的造型高大雄伟,气概非凡,当时是为了庆祝德意志联邦的统一而修建的,地理位置选择在一条东西通衢的西端,这条大道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做菩提树下大街。只要走进菩提树下大街,即使你的位置在大街的最东头,也可以望见巍峨矗立着的勃兰登堡门。
谁都不曾料到,当历史演进到了二十世纪中叶时,这座曾经作为德意志民族统一象征的勃兰登堡门,却变成了德意志民族被分裂的标记。
那天,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一个来自遥远东方的中国旅人,刚刚从曾被纵火焚烧过的国会大厦门前,步行到勃兰登堡门的下面。
现在,在这座“门”下,任何来访者,都可以自由自在地漫步。从门洞的这一边,走到门洞的那一边,再从门洞的那一边,踱回到门洞的这一边。观看,拍照,散步,流连,或者坐在靠背椅上休憩。
可是,在十几年前,确切地说,是在一九六一年至一九八九年之间,此处却是异常敏感的地带。因为勃兰登堡门不仅是“柏林墙”的一部分,它也是划分东柏林与西柏林的分界线。至今,它的附近,仍然保留着一段又一段末被拆除的柏林墙。我想,保留这些断壁残垣,大概是为了让今人了解那一段惨痛的历史,缅怀无辜牺牲了的平民百姓们吧。
在勃兰登堡门斜对面的人行道上,竖立着一排纪念碑式的墓碑。每一块墓碑上,都刻着当年遇害者的名字,并镶嵌着他们诸位的照片。专程来到此处的人,或偶尔路经此处的人,都会驻足,静静地端详他们的仪容,浮想联翩,默默地悼念。墓碑前面的地上,摆放着一束又一束的鲜花,这些鲜花,都是善良的人们,奉献给他们的。如果他们真的地下有知,是会得到些许安慰的吧。
现在的柏林墙, 已经是拆除后遗留下来的,一小段,一小段的。在原东柏林的地界内,距离勃兰登堡门一箭之遥的地方,有一段末被拆除的柏林墙,这段“墙”似乎比其他段“墙”更长一些。在这段柏林墙的旁边,用黑色的大理石,修建了一块矩形的纪念碑。在这座纪念碑前面的地上,同样摆放着一簇又一簇的鲜花。‘在簇簇鲜花的旁边,我看见了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者。他满头白发,低垂着头颅,佝偻着身躯,正用他的右手轻轻地抚摩着大理石纪念碑的碑面。他的形象强烈地震撼着我。我想,他的心中,一定装着一个或者多个悲惨的故事。我曾经读过多篇关于柏林墙的真实报道,知道这面冷酷的“墙”,是前苏联当局和前东德当局,于一九六一年的八月十二日凌晨一点钟, 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建造的。正是这面“墙”,在一夜之间,就让事先毫不知情的普通百姓,顷刻被分离在东西两边。夫妻,父母子女,情侣,不管是怎样亲密的关系,只要是一方在东德一方在西德的,都休想再轻易团聚。如果有人妄想从东柏林逃到西柏林去,那么你就准备好吧,也许要付出伤残,甚至是生命的代价。不是吗,刚才看见的那些镌刻在墓碑上的名字,不就都是仅仅为了与亲人重逢,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吗?眼前这位坐在轮椅上的白发老者,一定是那段残酷历史中的幸存者,他此刻正坐在墙下,沉默地哀悼着。可惜我不懂德语,否则,我一定前去安慰他,与他对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