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百年沧桑话文改


□ 何南林

汉字改革,“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从一八九二年卢戆章出版《一目了然初阶》算起,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期间不乏一流政治家、文学家、语言学家的热情鼓吹、理论支撑,以及方案设计、亲身实践。但遗憾的是,怀胎百年,至今仍然丝毫不见妊娠反应,更不用说临产分娩。
那么,汉字改革到底遇上了怎样的阻力,改革家们能否以及如何克服阻力,最终实现汉语拼音文字取代方块汉字而成为全社会法定文字的伟大理想呢?周有光先生曾就汉语拼音提出一个“三不是”原则,即:不是拼汉“字”的拼“形”方案,而是汉“语”的拼“音”方案;不是“方言”的拼音方案,而是“共同语”(普通话)的拼音方案;不是“文言”的拼音方案,而是“白话”的拼音方案。
围绕这个“三不是”做一番浅近的分析,或许能够找到答案。
一、普通话。汉语拼音文字之所以举步维艰,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普通话的尚未普及。例如,广东话的“私有制”能让人听成“西游记”,而“自觉接受舆论的监督”甚至有可能误解为“拒绝接受舆论的监督”。很显然,在这种现状之下,真要推行拼音文字的话,恐怕广东人写出来的东西,就是广东人自己都不敢认,更不用说其他方言区的人了。对于这一点,王开扬先生在《汉字现代化研究》(齐鲁书社二○○四年出版)中不乏清醒的认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前,‘推行国语’,五十年代后‘推广普通话’,将近一个世纪了,情况怎样呢?大体的估计是汉语各个方言区的人基本能够听得懂普通话,但是说普通话的能力千差万别,能够达到普通话水平测试一、二、三级的人还是少数,大多数人还是说自己的家乡方言,即使是普通话说得很好的人日常与家乡人交际,也有说家乡方言。”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普通话并非生而知之,自然就有学习的必要,而汉语拼音与普通话之间的确又存在着密切的关系。于是这里便出现一个“鸡生蛋”与“蛋生鸡”的难题,即究竟是借助汉语拼音文字来推广普通话,还是先把普通话说好了再来推行汉语拼音文字?
上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不少学者积极鼓吹前一种观点,如:“一方面,我们积极拥护人民政府推广普通话的政策,这样可以减少方言的分歧,有利于拼音文字的推行;另一方面,我们坚决反对某些人的主张,说是要等待语言完全统一然后实行文字改革,那样就等于否定了文字改革,因为如上面所说,方言的消灭绝不是一二百年的事。”(王力)“这并不是说要学会普通话才能学会拼音新文字。恰巧相反,只有推行拼写普通话的拼音文字,大部分人都学会和使用这种新文字,那时才算是真正推广了普通话。”(胡愈之)“口语语音的统一怎样才能做到呢?靠汉字吗?那是永远做不到的,因为汉字实际上巩固了读音的分裂。唯一的可靠的办法只有通过统一的拼音文字。”(拓牧)
对于这些观点,王开扬做出了客观评价:“平心而论,这些前辈的愿望是美好的,他们——尤其是王力先生——的爱国热忱让人感动,他们的设想也不是没有一点儿科学依据,没有一点儿可能性,但是若真这么做,则全社会冒的风险太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