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自然歌谣(组诗)


□ 马占祥(回族)

  密集的雨水
  
  想起春天的花苞 燕影和葵花天真的笑
  将在这深秋渐次消逝 想起蚂蚁的脚步
  蝴蝶的翅膀和蜜蜂的歌声在一阵风后
  留在梦中 天空突然痛起来
  在深秋的傍晚
  落泪如雨 这密集的泪水啊
  
  浸软了多少人的目光 檐下的麻雀低吟
  林间的蜘蛛一下子搬走了家园 雨水
  一滴挨着一滴 这天大的疼痛需要
  多少抚慰才能平静 当它渐次停歇
  那阴沉沉的云中不再有雷鸣般的哭声
  绿柳在河畔又一次发青
  
  久违的大雁再一次列队 它们都屈从于
  命运的安排 就像安眠的人在夜晚
  用梦的灯盏将天空的星火一一点燃
  透过云层将光亮洒在地上
  比那密集的雨水更轻
  
  深秋的花园
  
  满地是悲壮的尸身 两株枣树
  是早年的战士 芨芨草垂下
  手掌 高举骨头 水蓬萎缩了
  身子 香茅草伸展五指却拢不住一小股风
  满地是悲壮的尸身 在深秋的花园
  还未有过一次倾倒 已经失去的失去了
  蝴蝶的翅膀 蜜蜂的舞蹈和蚂蚁细微的
  脚步声 谁会在深秋的花园散步
  他单薄的影子被风吹着 一晃一晃
  目光流露出一些陈旧的心事
  
  古堡
  
  一里的尘烟 五里的枯槐
  十里的残垣 满目的
  苍黄隐隐泛出雷声 这古堡
  埋葬了多少颅骨 湮灭的歌声
  甚或是一把长剑 也寂寞得
  锈了银白的脸 当弯月横空 当星子闪烁
  当一阵风吹来 又吹去
  几丛芨芨草稀落地在清光中摇曳着古堡
  高大的影子一下矮了很多
  它沟壑般的皱纹
  突兀的角楼 连同起伏的垛口
  都将隐于暗中 仿佛要隐藏起来
  或者逝于诉说
  
  第一场雪
  
  第一场雪来了 当天空放低了那些
  屋舍边高大杏树的身影 阴暗
  寒冷的十一月里一些花草连忙低下头颅
  在北风中安静得悄无声息 那阔大沉闷的
  天宇在十一月开放了一腔白色花朵
  向下的花朵要捂住整个世界
  即使西山下的炊烟也无法将它
  
  抬起 整个天空暗暗的 无数花朵飘舞
  满世界的人都暗暗裹紧外衣
  
  乡下
  
  山坡上的桃花开了
  红缸的一下子点燃了整个春天
  田地里玉米苗稚嫩的身子一个挨着一个
  在乡下 阳光是真实而可靠的风是轻的
  云是白的 燕子和布谷鸟的翅膀一下子
  从天空划过
  
  在乡下 小河是直的 路边的野花笑着
  槐树巨大的手掌把天空撑得更开阔了
  人们在春天里把梦栽下
  在夏天把汗滴洒下
  秋天里收获心事 笑容在一场大雪里开花
  
  空荡荡的原野
  
  上空翻卷的是神的气息,云朵之下
  广袤的原野,负担了一切
  星辰,云朵,鸟鸣,甚至是大地
  一年之中,雨来过雪来过
  又消失了踪迹空荡荡的原野
  伸出青山般的大手扶正天空
  满身森林般的触觉神经
  仅能感受到一小股一小股的
  神的呼吸向西向南或向东向北而去
  
  三月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