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教育无法承受之重


□ 张善存

  我觉得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历尽千辛万苦达到目的地之后,却发现那里依旧荒芜一片,梦寐以求的目标原来只是一个美丽的肥皂泡,一戳即玻。接下来他必须在不断地调整心态中重新选择人生的航向,问题是有的人还能再找到,而有的人却永远地迷了路。
  不错,人生是一段历程,但在别人眼里,注重的只能是你的结果,是每段历程之后的那种标点符号。所以,痛苦永远只属于个体体验,无法替代或转移。
  这是我读罢《考上大学的苦恼》(载《北京文学》今年第4期)一文的最大感触。抚今追昔,吴苾雯先生的这篇报告文学触动了我大多的感慨,引发了我太多的思绪。
  酷热的七月又悄悄降临到中国大地上,我仿佛看到了陈忠王姗们迈着已不矫健的步伐跨出大学校门的情景,再回首朝夕相处了四年的校园,脸上的迷惘明显多于自信——将何去何从呢?除了一纸文凭,我是谁?!
  就在一届天之骄子离校之际,我们高中的千军万马正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使各处考点达到白热化的境地,目标一致地瞄着陈忠王姗们身后的座位,前赴后继,义无反顾。
  这就是每年夏季一部分中国青年的生命形态,而且几乎成为每个中国学生必经的一段。他们为求学付出的代价大昂贵了,这不仅指十几年的青春年华,还有兴趣,爱好,理想……这些在中学阶段全部被打入冷宫,目的只有一个:把自己磨铸成为得分高手,将一生的赌注几乎都押在挤过独木桥之后的大学上。我们今天的大学无疑承受着太多太多的年轻的期望和年轻的梦想,但当下大学教育的滞后和空档,深深刺伤了这些年轻的心。而他们人生最最悲哀的是,二十几岁毕业后步入社会了,却发现以前所学的大部分东西根本派不上用场,一切都得从头再来。但这时可能已失去了学习新本领掌握新技能的热情和韧劲,自然也就无法成为那个领域的“高级专业人才”,自然也将成为那个领域的“泯然众人”。
  仔细想想,我们的教育从头到尾都不是一种乐观主义的教育,并不全是朝着培养优秀人才提高人文素养的良性方向大踏步前进的,尤其忽略了对人的灵魂的恰当引导,尽管初衷总是好的!在应试教育的重压下,人文精神的苍白,创造能力的虚弱,综合素质的低下,人的教育的缺席……是被我们愈益忽视的根本性的东西。
  读了这篇报告文学,我能深切感受到当代中国教育正在传统与现代的夹缝中痛苦地扭摆着,呻吟着,她亟需一场新的变革以适应大中国的发展。所以,《考上大学的苦恼》已不止是“中国高等教育中的一声惊雷”,更是中国当代教育中一声痛苦而无奈的呐喊,但愿这声呐喊不是“置身于毫无边际的荒原上”发出的!
  277500 山东滕州第二中学 张善存......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