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可敬可爱牛大哥


□ 何启治

  经历了大喜大悲命运的“大汉”

  1946年4月24日临近中午的时候,驻陕西汉中的国民党青年军的一个师把城固县城包围起来。参加反美、反内战学生运动的西北大学的一些学生被围堵在校外民房的院子里。其中,学俄语的一位全校最高(1.91米)、被同学们称为“大汉”的、正要从院墙爬墙逃跑的学生,被一伙青年军用枪托先砸脚,后砸头,当即血流满面,因右额、胸膛受伤而昏了过去。他被捕了,随即又被判了两年徒刑缓期执行。在国民党的陕西省第二监狱(汉中)阴湿的牢房里,他高唱《囚徒歌》,还创作了《在牢狱》《控诉上帝》《我憎恶的声音》等诗作。但他从此留下了颅内淤血压迫神经的后遗症,以致会在半夜里梦游或在惊叫中醒来。

  三年后,1949年9月22日,这个已成为华北大学(即中国人民大学前身)教务部干部的“大汉”带着二三十个青年学生和北京市公安局以及工兵部队的一些人负责打扫天安门城楼,为新中国开国大典作准备。当他们从西边的马道走上来,在拐角处见有当年绞死李大钊的绞架,出于对前辈革命领袖由衷的敬意,他当即带领学生们默哀三分钟。随后来到重门紧锁的天安门城楼,用他有力的大手拧开了早已锈蚀了的大锁。从各个旮旯里腾地飞起一些麻雀、野鸽子。他们用刺刀撬,用手拔天安门城楼上面的杂草。自然顾不得脏,也顾不得手上流血,点上带来的汽灯直干到第二天天亮,竟清理出十几大箩筐的杂草尘土和垃圾。

  又过了几年,1955年5月14日星期六,中午吃过饭后,还是这个已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的“大汉”和一些同事打过排球,洗了手还没穿好衣服,便被手持罗瑞卿亲笔签字的拘捕证的公安部来人宣布他作为“胡风集团”的重要成员,被拘捕(胡风本人两天后才被捕),隔离审查。一年后的1956年5月才被释放,交出版社管制,继续交代问题,写全面的自传。1957年5月,公安部通知可以回家了,以后由派出所管t。从正式拘捕到可以让他回家,整整两年。

  从1946年到1957年,大约10年间经历了大喜大悲、大起大落命运的“大汉”不是别人,就是同事和朋友们平时习惯地叫他“老牛”或“牛大哥”的诗人牛汉。他是蒙古族人,1923年10月23日生于山西定襄县四关一个清贫而有文化传统的农民家庭。他本名史承汉,又叫史成汉;笔名有牧童、谷风、牧滹等;牛汀是1948年8月离开北平到解放区时为工作需要取的新名字,一直沿用到现在,身份证上用的就是牛汀;牛汉则是1948年7月在《泥土》第五期发表长诗《彩色的生活》时所用的笔名,也是最常用的笔名,比牛汀更广为人知。牛,是他母亲的姓。

  为了抒写“快乐的诗,温柔甜蜜的诗”

  2005年6月26日,我在和李晋西完成江苏少儿出版社的一部写航天英雄的约稿后,除了一些零星杂务,可以有相对完整的时间集中使用了。

  做了一辈子文学编辑,身心尚健,不想过早地“养老”,虚度时光。做些什么好呢?一些阅历丰富的文学前辈,或者由于各种原因不急回忆往事,或者年老病重,不便打扰。有没有自己相熟,又值得为之立传、传道的人物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