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条回家的路


□ 张 生

实际上,应该在这里介绍杨振辉和他的这篇小说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同学和好友张卫东。他在汕头大学教书,杨振辉是他的学生。是他将杨振辉的这篇小说转给了我。他告诉我,杨振辉在大学读书时就很热爱文学,毕业后在广东的一家新闻单位工作,但这么多年来并未放弃写作,写好小说后常会发给他看看。这篇《回家》是他特别喜欢的一篇,所以也很想让我看一看。言下之意,颇有奇文共赏的意思。
张卫东以前在南大读的是文艺理论专业的硕士,前年回到南大读博士,还是文艺理论。可能是专业训练的缘故,他对小说的评价一直比较偏重于形式的一面。所以,以他的眼光看来,这篇小说好的地方有两个,一是语言好,二是叙事好,而这也正是我初读《回家》的感受。杨振辉很注意语言的流畅和可读性,也很善于通过对语言的细致的运用来营造场景和渲染气氛,如小说中描写地主韩家名最后一次站在屋外的麻石路上痛苦地看着被迫出卖的稻田的那一幕,就有很强的感染力。不过,也可能是还不够老练的缘故,有时作者也未免露出一点有趣的“马脚”来,如当小说写到游击队长韩三喜审问韩家名为何又逃回家时,质问他是否想“重温欺凌家乡父老的旧梦”,就让人不禁莞尔。这样的话,可能换成现在的公安局长也不会说。当然,这只是我向小说作者杨振辉开的一个善意的小玩笑。类似的“马脚”在小说里并不多。
与此相关,作者也很注意叙事的技巧,对小说的故事性很关注,叙事也很冷静自然,几乎是有条不紊地讲述了韩家名的两个回家的故事。从中也可以明显看出博尔赫斯等人的影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博尔赫斯在他的小说《秘密的奇迹》里,也采用了这种“双梦记”式的叙述。不过,后者要简略得多,最后说明真相的话甚至只有一句。所以,给人的震动也要大一些。
再一次提到博尔赫斯并不让我觉得厌倦,也许,一个真正的文学大师——这个词可能太大了,或者说一个真正的作家的力量就在这里,他不仅可以影响普通的读者,还能影响另一个作家。这种影响,也是非常具体的,不仅包括他的叙事技巧,甚至还包括他所热衷的主题。这一点,博尔赫斯在《卡夫卡及其先驱者》中也有说明。
不过,上面所谈的大多偏于小说的技术层面,而小说和诗歌一样,显然也是不能只到语言和技巧为止的。我曾说杨振辉用来处理“回家”这一主题是“双梦记”的形式,但要申明的是,这只是我的说法,小说中对地主韩家名的回家有两种不同的描述,一是他的孙子韩赞林对“我”所说的韩家名在解放前逃往台湾之前只身返回故乡,一是韩赞林向年轻时的玩伴伊湘所说的韩家名并未在解放前逃回故乡,而是1972年冬季死于台湾。二者虽然前假后真,但都可以被看成是梦,而且,对晚年思乡情浓却因台海阻隔无法回家的韩家名来说,前者也一样真实。所不同的是,我们把它看成梦而已,其实,梦境和现实有时也一样真实。而现实也会像梦境一样,变得虚无,不可信。这也就是我将这两个故事称为“双梦记”的原因。
正是这种形式,更加突显了一个人对故乡,对家的那种思念和不可遏止的回归之梦,就如同杨振辉在小说里借年迈的韩赞林之口所说的那样,“人生本来就是这样一个在逃亡中的、充满不安、令人恐惧的梦”,自然,这个梦的最好的终点应是故乡和家。但正因为这一目标难以实现,也才会充满不安,并让人恐惧。而这篇小说所思考的正是这个主题,即人生在世的痛苦和无常,以及与之伴生的一种无奈感。......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