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瑶山路上


□ 苏玫

  小时候,就听母亲说过,她四清运动时进过瑶山放竹排。她说的瑶山,是瑶族人居住的大山,是金秀县的大山,是我的家乡象州县的毗邻。

  几年前,我每年都要独自进瑶山两三次,坐在瑶人挤满的大班车里,盘旋在十八弯的瑶山路上,听着绵绵的瑶音,吹着散发八角香味的清新山风,瑶人背上绣着美丽图案的简易帆布背包、腰间竹壳里的弧形砍刀,窗外延绵不绝的参天古树、悬崖峭壁、涓涓溪水、高山平湖相互辉映,让安静一隅的我思绪放空。早年前,我就写过一篇散文叫《一个人的旅行》,想说的就是自己进瑶山如回娘家的亲切和欣喜。尔后,世事烦扰,就很少进山了。

  机缘巧合,今年我竞进瑶山三次。早春,到一个叫大凳的山村参加一个瑶胞的婚礼;夏秋间,和几个车友骑自行车进山两次。

  从大凳村的瑶家婚礼回来,想写写瑶山的念头就像一条鱼活在我如河流般流动、反复、或湍急、或停滞的思绪里,常常在我快把它遗忘的时候,他会以跳出水面、或在我眼前划一个弧形的滑行,或摇摆着尾巴等等这样的方式,让我看到它身上的银色鳞光。

  瑶山对我而言,是记忆、怀念、新鲜和战斗。

  九十年代初,同窗好友艳英把我带到她在金秀三江乡的家里,那是我第一次进瑶山。

  艳英的家坐落巍巍青山和碧波绿树的怀抱里,一条黝黑的柏油国道与娇小朴素的山村擦肩而过,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紧紧贴着马路连着一层高于一层浮金流翠的梯田。梯田上面是一大片的枝叶间挂满黄澄澄圆形果实的果园。抬头往上看,山越来越陡,越来越黛,渐入流动飘逸的白色薄雾中,一逢阴雨季,延绵高耸的山尖便傲视云顶。

  艳英家的果园种满柑橘,我和艳英摘得满怀柑橘捧上果园中的简易吊脚楼,两人打起赤脚坐着躺着卧着大快朵颐。

  饱食之余,凭窗远眺,山间湿润的空气好像一双刚从清凉的溪水涤荡而出的湿润温软的手,把脸庞轻轻包裹。头发都要被吹乱了,微微一转头,额上,发际里仿佛有一只绵柔的指腹抚过。心间萌生出被爱的奇异感觉,让吊脚楼上前一秒钟还肆意嬉笑的两个少女莫名地安静下来。就那么呆着,直到睡意如襁褓慢慢拢来。

  胖墩的阿妈捆着灰色围裙披着红色头巾站在马路那边唤: “艳啊,回家骑(吃)饭勒(了)!艳啊,回家骑(吃)饭勒(了)!”

  两个少女惊醒,咕噜翻身跳下吊脚楼,穿过果园,奔向田野,飞行在快速下降的蜿蜒田埂上。若不是我飞奔的脚差点踩到一条快速横钻田埂的小青蛇,我的身体被突如其来地惊吓鼓舞着在空中发生了极限的腾空和停留,我们估计可以在阿妈话音未消的时候坐到餐桌旁。

  阿妈疼惜着瞧着艳英,还是爱讲那一句: “做工都美(没)见你们隐(影),骑(吃)饭一喊就出来。”两个少女交换着秘密的眼神,把笑声埋进了红红的脸颊和急剧起伏的胸脯里。

  不记得在艳英家住了一夜还是两夜,二十年后,我仍可以乘坐时光机返回到那条回家的路上:从公路下车往上走,左拐,青石板路,大红色双开插栓木门,红砖墙,三合院,西厢住人,东厢饭厅,北厢有牲口、大木舂、大石磨。院子周正宽敞,一口圆形水井正对着院门,使劲压上几下,清凉甘甜的井水就欢蹦乱跳地翻滚而出。清晨,在晨雾溟漾中睁开眼睛,阳光温暖了头顶上的花玻璃,反射出奇幻的光影,光影中,房屋中的尘埃在山风升腾跳舞。窗外,阿妈依依呀呀压着水井,催促着大女儿和大姑爷快点出门收板栗。阿爸又开始做豆腐了,石磨被他推得嘎吱嘎吱响。

  多年之后,我和艳英从好友变成陌路,又从陌路变成朋友,无论如何都难以回到把心交给对方的那个青葱岁月了。当此刻一点一滴记起和她一起走过的日子,突然特别特别地想念她,想念得眼泪不停地往下流。

  今年早春的那场瑶家婚礼,终于让我有机会再次进入瑶家。那是县文联和县摄影协会组织的一次采风活动,得助于网络的力量,有驴友牵线搭桥,我们以游客的身份照着瑶家的风俗凑份子打红包自告奋勇参加的婚礼,瑶家自认有贵客添喜,高朋满座,自也欢喜接待。

  那天清晨,恰逢接连几天绵绵春雨刚过,浓重的白雾笼罩着山林,变着法异着形神秘地盘旋在高高的山峦、茂密的树林、碧玉般的枝叶、残破的木屋顶和盘山的公路上,沿路惺忪纯真的小草野花们都低垂着湿润的脸。

  车里音乐不断,欢声一片。我的手被那还有些许冰冷的湿润浓烈的白雾召唤着长久伸出窗外,我想抓住那些看得见的风,又想和风紧紧握手,像在潜心迎接一次神秘而温暖的相见。

  路况是少有的复杂,有近十公里的盘山黄泥路,有三四公里颠簸凌乱的石子路,还有两三公里两米见宽的稀烂泥机耕路。那条靠重型机械从半山腰里生生抠出的盘山黄泥路,狠狠磨练了我们的车队,那一尺多高的金黄色粘土在机动车的千万次碾压下,已经成粑粑椎坎(瑶族揉搓、冲打糍粑的石制盛具)里被杂木杵槌(揉搓、冲打糍粑的木制工具)千锤百炼的金色“糍粑”,它们无比细腻、柔滑、黏稠,不断调皮地嬉戏、玩弄着现代机械驱动的橡胶车轮,我们的车辆不停地打滑,男士们不停地下车铲泥垫石推车,我们的车队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使尽浑身解数才冲出重围。

分享: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2期  
更多关于“瑶山路上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