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恐龙


□ 〔意大利〕依泰洛·卡尔维诺

  〔意大利〕依泰洛·卡尔维诺 著 袁华清 译
  张柠 批注、评点
  
  
  从三叠纪到侏罗纪,恐龙不断进化发展,在各大洲称王称霸长达十五亿年之久。后来它们却很快灭绝了,原因何在,至今仍然是个谜。或许是不能适应气候和植物在白垩纪发生的巨大变化的缘故。反正到了白垩纪末期,恐龙全部死了。
  
  龙全部死了,但我除外———Qfwfq作了确切说明。一段时期内,大约五千万年吧,我也是恐龙。我不后悔自己是恐龙,当时是恐龙就意味着手中握有真理,到处大受尊敬。
  后来情况变了。详情不必细述,无外乎各种麻烦,失败、错误、疑惑、背叛、瘟疫接踵而至。地球上出现了一批与我们为敌的新居民。他们到处捕杀我们,使我们失去了安身之地。现在有人说,对没落感兴趣,盼着被消灭,是我们恐龙当时的精神特征。我不知道是否真的如此,我可从来没有那种想法,其他恐龙如果有那种想法,那是因为它们知道劫数难逃了。
  我不愿回忆恐龙大批死亡的年代,我当时没想到我能逃脱厄运,但一次长距离的迁徙却使我得以死里逃生。我走过了一个布满恐龙尸骨的地带,真像是一个大坟场。骨架上的肌肉已被啄食殆尽,有的只剩下一块 甲,有的只剩下一根犄角,一片鳞片或一块带鳞片的皮肉,这些就是它们的昔日仪态的遗存物。地球的新主人们用尖嘴、利喙、脚爪、吸盘在恐龙的遗骸上撕食着,吮吸着。我一直往前走,直到再也看不见生者和死者的踪影时,才停住脚步。
  那是一片荒漠的高原,我在那儿度过了许多年华。我避开了伏击和瘟疫,战胜了饥馑和寒冷,终于活了下来。我始终很孤独,永远呆在高原上是不行的,有一天,我下了山。
  世界变样了。我再也认不出早先的山脉、河流和树木了。第一次遇见活物时,我藏了起来,那是一群新人①,个子矮小,但强壮有力。
  “喂,你好!”他们看见了我。这种亲昵的打招呼方式使我顿觉一惊。我赶紧跑开,但他们追了上来。几千年来,我已习惯于在我的周围引起恐惧,我也习惯于对被惊吓者的反应感到恐惧。现在这一切都没有了。“喂,你好!”他们走到我身边,仿佛没事似的,对我既不害怕,也不怀敌意。
  “你干吗跑?想到什么了?”原来他们只想向我问路。我结结巴巴地说,我不是当地的。“你为什么跑呀?”其中一个说,“像是看见了……恐龙!”其他人哈哈大笑,但我却第一次听出,他们的笑声中含有忧惧,他们笑得不自然,另一人沉着脸对刚才那人说:“别瞎说,你根本不知道恐龙是什么……”
  看来恐龙继续使新人感到恐惧。不过,他们大概好几代没见过恐龙了,如今见了也认不出来。我继续走路,尽管惶悚不安,却迫不及待地希望再有一次这样的经历。一个新人姑娘在泉边喝水。就她一人。我慢慢走上前,伸出脖子,在她旁边喝水。我心里想,她一看见我,就会惊叫一声,没命地逃跑。她会喊救命,大批新人会来追捕我……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了。要想活命,就应该马上把她撕成碎片:像从前那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