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铃子的诗


□ 金铃子

   金铃子重庆人,原名蒋信琳,曾用笔名信琳君,70后。重庆市作协会员。诗作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诗歌报月刊》等刊,作品入选多种年选选本。著有诗集《奢华倾城》,参加诗刊社24届青春诗会。
  
  春天的书写
  
  一、春天的书写
  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小数,就在今天
  我完成了春天的书写。
  一片空地,他们已经让出。
  我种下的,不是梅花,它让我等得太久
  是蔷薇。
  
  原来执着也是一种表象,我揉揉眼睛
  朝钟望了一眼,还有七分钟就四点了。
  这与任何人都无关
  只想蔷薇,花中皇后,粉红或近白色,花期10月
  
  如果有人对我说:一万朵花离开了春天
  我绝不会相信。
  
  只有两个答案,我能够感觉:它们全都死了。它们全都活着
  春天的刺在我胸口的左部,刺得很深
  它们也用“杀死”这两个字
  我闭上了眼睛。
  
  有人还在爱着,那是阴谋
  蔷薇的戏法刚刚开始,我猜到它的来意了
  
  二、欲
  
  这不好,我对春天的期望过高了
  我喜欢红色,足够的多
  太阳下山了,苍茫降临
  它们必须是一场冲天的大火,烧红那些小山顶
  它们开花的姿势,也必须是向上的
  两眼照着天空,好似照着我的未来
  黄昏和暗影
  
  三、油菜花。来自春天的伤
  
  我的相思是很久,很久的事情
  在黄玉一般的天空下,它或者忘记了我
  
  说春天的黄,说那些油菜花,黄得那么幸福,那么自由
  那仅仅是一种表演,3月是一次无香气的花宴
  但,我喜欢再次碰到你
  
  一万亩菜花,那是我的贪婪。
  我低声说:来看你的人太多
  人群开始移动,他们穿过满花的田埂
  不能满足
  
  花开时,蜜蜂大批死去,我知道几处伤的名字
  我听到它们一致的请求:请受几处真伤
  难道,都是假的?
  
  在多花的季节
  它们可能受了一点,轻伤
  那道真正的伤,在我身上
  
  四、分手的方式
  
  花开与花谢,是令人厌倦的表达
  没有人知道,我咀嚼的春天,来自哪一个地方
  
  它的眼睛和它的嘴,它做爱的方式
  每一句话,每一声叹息,每一步,都是堕落
  
  我期待的,应该不是它
  玫瑰是让我羞愧的物种,它开放时
  我学会使用,毒药
  
  爱,你有权杀死我
  死的感觉,最激情的乐曲,都必须自愧弗如
  
  五、春之死亡
  
  音乐速度加快,情绪更加热烈
  花的奔放,由高胡演奏
  谁能认出你呢?装束奢华的你,声势浩大的你
  
  安静些,安静些
  请与我一起,共进晚餐
  好奇的观众踮起脚尖,爬上窗子
  紧张地看我,轻轻用刀划开你
  咽下你
  
  我推开窗,长叹一声:春天,已经死了!
  难道这就是挑衅
  这种危险,我估计到了
  
  六、宴饮
  
  村庄,花,草地……已经把门撬开
  白的,红的,黄的花,那些勇敢的人,欲望的人
  带淅沥的雨,微弱的呼声来到重庆
  
  我对春天的感觉是,让我活下去或者立刻就死
  这种感情,据说与星座有关
  我看见,小草含青,千枝吐蕊
  这些,都是俗不可耐的描写
  春天在我身体里乱串,飞鸣,嘲笑
  横扫我体内的栏杆,簌簌作响
  
  四处都是绝色的田野和丛林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