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孩子的战争——家庭拯救纪实


□ 徐世立

  他曾是老师和同学眼里聪明优秀的神话,然而,神话出人意料地破灭了。绝望中,父母把他送到军事化训练营里,开始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对于孩子和父母来说,这是思想洗牌的“战争”、灵魂重塑的“战争”。

  “战争”并没有随着军事训练的结束而结束:孩子的坏毛病复萌,父母之间的教育理念“战争”升级,高考前夕巨大的压力一度使他面临精神崩溃……千钧一发的时刻,是什么帮助这个艰难的家庭赢得了这场拯救孩子的“战争”?

  同样的孩子,同样的父母,同样的家庭,中国也许还有千千万万。徐世立以其亲历的种种给予了面临同样问题的家庭一面镜子。学习也好,反思也好,规避也好,愿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孩子在镜中照见自己。

  站在苦难的门口

  “站在苦难的门口”,是儿子参加2009年湖北省高考自拟的作文试题,我立刻拿它作了本书前言的题目。

  儿子高考一结束,我便瞒着他开始写这本书。书出版的时候,第一个感到震惊的将是我们的儿子。那时,儿子在大学念书的可能性很大,当然也不排除别的可能。从现在起直到此书出版的这段时间,我们夫妇必须将此事瞒得密不透风,双方家人中也不能让任何人有丝毫察觉。

  世上竟有这样的写作。

  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原因说来也简单,这是一本主要是写他的书,儿子知道了很可能不让写,此书便会夭折,甚至永远不可能问世。而我和妻子晏紫却认为此书应该写,因为我们不仅仅是为儿子写,也是为与儿子同龄同代的孩子写,为每天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几千万中国家庭写。和世面上许多内容重复的亲子、励志、成功成才类书籍不同,这本书是写苦难与黑暗,失误与教训,沉沦与挣扎,拯救与自救,理解与和解;写沦陷之后的浮升,写人和命运,以及人与命运的关系。

  这样真实地写出并以这样的方式写,我们确实感到有点对不起儿子,但不写出更对不起儿子,这是我与晏紫的共识。也试想说与儿子知道,儿子未必不让写,思来想去,我们不敢冒这个险,宁可委屈儿子。

  我的文联同事李贺明曾经说,“儿子是上帝派来磨炼你们的”。可哪个独生子女又不是上帝派来磨炼他们父母的呢?又有几个“特保儿”家庭不曾弥漫一个孩子的战争硝烟?做独生子女的父母,我们无“往”可继,但有“来”可开,无“前”可承,但有“后”可启。此前若有这样一部书对我们“启后”、“开来”,我们当不致走那么长的弯路,人脱去几层皮,在黑暗里摸索到儿子成年。经历了之后,我们才强烈意识到中国早该有这样一本书,却没想到,突然有一天命运安排此书由我来写。我想如果我不写出,若干年内,恐仍将难有这样一本书问世。

  天、地、人,物、事、力,各种因素聚合于我一身,我遵从天意。于私,是为儿子,为了如他所愿将来能“更加地完美自己”,同时不忍心辜负他106天的艰辛之旅以及于106天的困厄中写出的97篇日记和6万字的真情文字。于公,我们欲“启后”。这与我的职业和职业道德有关。中国近代女子教育的开拓者王凤仪有言:“道”是行的,不行没有道;“德”是做的,不做没有德。昏暗的夜街,我一脚踏进无盖的窨井,一身伤痛。我爬了出来,抚痛而去,头也不回,可我明知身后的行人正熙攘而来,明知必有人和我一样跌进窨井,有人会比我更惨更痛。我若如此这般,私心以为失德。我写这书,是站在井口提示后来者绕道,是找来石块将井口围拦,是用木板在井口竖起一块标志,是用手电、烛火在黑暗里亮起一束微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