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隐(外二篇)


□ 文 哲


看到这个题目,一些青年读者,或许以为我是在故弄玄虚、卖关子,其实这完全是一种误解。写这篇文章,绝非即兴之作,我已经酝酿、思考很久了。翻翻历史就会知道,“中隐”之说,在封建的旧官场是颇有影响的。
旧话重提,不仅由于它是“官场文化”中的一个重要课题,而且在当前颇有现实意义。不信,你就环顾一下自己的左右,立刻就会明白我的一些话确实是有感而发的。
十多年前,我去洛阳公出,忙中偷闲,到龙门石窟一游,顺便又拜访了隔河相望的“白园”,见到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陵墓,突发诗兴,便顺口诌了这样四句:不逐名利心自宽,心怀万民有佳篇。总角就知卖炭翁,霜鬓方识白乐天。
我以为“心有灵犀一点通”,自己对白居易还是了解的。现在看来,当时的认识过于肤浅,只能说是以文(而且主要还是白居易前期的讽喻诗,如《秦中吟》、《新乐府》等)看人,或者说是只知其文,不知其人。白居易在《与元九书》中,曾引用过唐代又一位大诗人李白的一句话:“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然后,提出了他自己的立身、从政、为文之道:
“故仆志在兼济,行在独善;奉而始终之则为道,言而发明之则为诗”。
“志在兼济,行在独善”。 这也是历代士大夫阶层中许多人的政治追求,不过在白居易身上表现的更为突出罢了。
白居易的前半生仕途顺利,二十六岁中进士,然后历任翰林学士、左拾遗、左赞善大夫,为此,他信守“兼济天下”之道,在皇帝身边尽心尽力、尽职尽责,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白居易四十四岁那一年,因上书忤犯圣上,以越职言事罪被贬为江州司马,从此他的政治生涯开始走下坡路。后来,他虽然又出任杭州、苏州刺史,在任期间筑白堤,解决百姓饮水困难,留下了历史美名,最后又以刑部尚书终仕。但他的处世哲学,却基本上是奉行“独善其身”。这在他五十八岁时,写过的那首名为《中隐》的诗中,看得格外清楚:大隐住朝市,小隐入丘樊;丘樊太冷落,朝市太嚣喧。不如作中隐,隐在留司官。似出复似入,非忙亦非闲。不劳心与力,又免饥与寒。终年无公事,随月有俸钱。君若好登临,城南有秋山;君若爱游荡,城东有春园。君若欲一醉,时出赴宾筵;洛中多君子,可以恣欢言。君若欲高卧,但自深掩关;亦无车马客,造次到门前。人生处一世,其道难两全;贱即若冷馁,贵则多忧患。惟此中隐士,致身吉且安;穷通与丰约,正者四者间。
入世(又叫“出门”)与出世(又叫“隐士”、“高士”、“处士”),是处在皇权之下的历代知识分子,所能选择的仅有的两条出路,非此即彼。但“隐士”并不是好做的:入深山,住茅庐,常有衣食之忧,还要终生埋名于乡里,如青草萋萋,春荣秋枯!“学而优则仕”,这可是孔老圣人说的。永无发迹,还读书干什么?
至于历史书上记载的那些所谓“隐士”,不少是“身”隐而“心”不隐,退一步,是为了进两步,待价而沽罢了。为此,有的人干脆贬低隐逸山林的作法,说这只能算是“小隐”,要“隐”就“大隐”(或者叫“朝隐”),隐身于皇帝的金龙宝座之侧,西汉的东方朔就是以此而自居的第一人。我们可以称他们作“心”隐而“身”不隐吧!至于所谓的实行“韬晦之计”,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