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画饼


□ 石庆滨

  张三的童年是在饥饿中度过的。

  生产大队,记工分吃口粮,兄弟姐妹多,老是吃不饱,生产队的庄稼没少生吃,看坡人逮住他,他还把一块大芋头塞进裤裆里兜走了呢。

  联产承包,缴公粮拿提留,孩子多的人家粮食还是不够吃。张三割草放牛,成天围着生产队还保留的“公地”转,想方设法解决肚子里的饥饿问题。

  十三岁那年,他又被逮住,关在大队会堂里。会堂原是集体生产队“上夜校”的地方,土墙土地,石桌石凳,还有一块锅底灰和泥抹成的黑板。他饿得难受,就在黑板上画“大饼”。画满黑板,他一边数一边发誓,长大以后天天都要吃上白面大饼。

  这一年,大街上出现了初中没上完就走街串巷的半大孩子,有的卖冰棒,有的卖酥果,有,的卖爆米花……张三很羡慕,一心想退学做个小买卖。父母坚决不同意,祖祖辈辈都是老农民,斗大的字不识半升,好不容易有了上学的机会,怎么能半途而废呢?

  张三瞒着父母,利用饭空和星期天,不到半个月就赚到一张大饼的钱。一指厚,锅盔大,黄灿灿的,这就是大饼啊!张三闻了又闻,没舍得尝一口,拿回家,按一家六口人切成六块小伞形,给父母兄弟姐妹一个惊喜。

  张三再说退学父母就不拦他了。父亲无可奈何地说,他天生就是做买卖的料,由他去吧。

  张三卖过冰棒、酥果、爆米花,贩过青菜、馒头、豆腐,这些小买卖本小易干但跟风的也多,都做不长,也赚不了大钱。他苦思冥想,决定在村头公路边开个收购点,收瓜干、洋槐叶、山草药,贩花生米子、化肥……多种经营,常年不断。但是,大买卖资金也大,他手上就几百块钱,连整场地盖库房的钱都不够。听说城里有放高利贷的,他去了,尽管找了个保人,可是都不贷给他,城里人信不过乡下人。

  事没办成,但也给了他一个启发,最亲还是家乡人,最能帮他的还是父老乡亲,他决定从村人身上想办法。

  这一年,张三十七岁,还了村人的借款后净赚两万多元,成了全县人人皆知的“少年万元户”。为了表示对村人的感谢,他花钱请了七天电影。再后来,他买个唱片机送给大队部,电池、片子他供,放村人都喜欢听的老戏。等村里架了电,他又买了一台电视机,搁在大队部的场院里。村人笑谈,张三让我们天天都看上“电影”了。

  没过几年,张三便拥有两辆载重大卡车,镇上有八间沿街的大门头。不用父母操心,给自己和两个兄弟一次同起三间农村少见的城里才有的“框架结构大平房”。村人都说他买卖做大了,银行的存款得有几十万。九十年代,有的村连电线还没架上,有的人家连个黑白电视都买不起,几十万放在城里也算为数不多的“先富”。

  张三说,他没这么多钱,他只是画了一张饼。说完这话没多久,他把卡车一卖,镇上的门头一转,一家三口就在村人眼前消失了。头几年,听他父母说去城里开了厂子,后来又说去了南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