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堂妹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庞 旸

  庞旸 笔名阿真、潘岩。北京人。一九八二年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历任中国和平出版社编辑、副编审、编审,编辑室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叶圣陶研究会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编辑学会少儿委员会委员,中国小作家协会导师团导师。著有长篇传记文学《邓拓和他的一家》《叶圣陶和他的家人》,散文集《牌戏人生》,散文书话集《书边人语》(合著)等,发表文学评论、人物特写、科普小品、书评、散文等各类作品三百余万字。主要翻译作品有科普文学《生命真奇妙》《美妙的大自然》《少儿英语配图词典》(合译)等。
  
  我和太原的堂妹身处两地,平时来往不多。今年四月,我陪父母回山西老家纪念奶奶百年诞辰,住在太原叔叔家,有机会和堂妹朝夕相处了几天。姐妹之间的知心话,也在这几天得到交谈的机会。
  一天, 堂妹避开其他家人,把我单独约到一个房间,说有重要的事要跟我讲。
  堂妹说,姐,这些话埋在我心头三十多年了,不对你说出来,我心里总是不安哪!
  什么事这么严重?
  她说,姐,你还记得七三年我带小刚(我的堂弟)去大爷家(也就是我家)住了一阵子吗?
  记得。
  我们走后,你没发现少了什么东西吗?
  没有啊!
  你书架上的鲁迅单行本少了,没发现吗?
  对此,我真的没有一点印象。见我这样的反映,堂妹似乎更不安了:
  是小刚,不,是我们临走时拿了你的书,没告诉你。你竟然没发现,这么多年也没怪罪过我们,可我却背上了良心债,一定得说出来求得你的原谅,我这心里才能放下包袱!
  咳,我当什么事呢!不就是几本书吗。我们姐妹兄弟是至亲,拿姐姐几本书看,有什么关系,弄得堂妹似乎做了什么亏心事,背了几十年的思想包袱。这一来倒弄得我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说起那些鲁迅单行本,还有点来历呢。为了让气氛轻松一点,我给堂妹讲了下面的故事:
  那是“文革”开始后第三个年头,在成都部队院校工作的舅舅来北京出差,正赶上我小学毕业要升中学。那个时候所谓升学,不过是从一个砸乱了的课堂升到另一个更乱的课堂而已。尽管如此,舅舅也觉得他要为外甥女做点什么。他掏出十多块钱带我直奔西单商场,让我喜欢什么就买什么,作为他送给我的毕业礼物。在当时,十多块钱可是一笔巨款,几乎够一个学徒工一月的花销了。当时我十二岁,第一次支配这么大的一笔钱,自然是非常珍惜。我领着舅舅在商场里转来转去,衣服,吃的,玩的看了个够,但什么都打动不了我。最后,我们在商场里的“新华书店”停下了脚步。
  那个时候,新华书店除了“红宝书”、马恩列斯的书和一些政治宣传小册子外,几乎没有什么文学书和文史哲经类的书,也没有现在这样琳琅满目的少儿读物。“文化大革命”已经把文化的命革得差不多了。但惟有鲁迅的书是例外。鲁迅是最高统帅赞扬的“旗手”,只有他的书,能够堂而皇之地登上一九六八年的书架。前些天,书店刚进了一套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的鲁迅著作单行本,记得是白色的封面,印着鲁迅的侧面浮雕头像,下面就是书名:《彷徨》《野草》《朝花夕拾》《故事新编》,还有《华盖集》《而已集》《三闲集》《二心集》《集外集》《南腔北调集》《鲁迅杂文集》等等,总共有二三十本吧。装帧得简单、朴素,每本定价不过几毛钱。但在物质匮乏,大家经济都很拮据的当年,要买齐这样一套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